第六百七十九章 哄哄秀秀

作者:唐家三少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人氣小說:圣墟龍王傳說飛劍問道大主宰元尊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修羅天帝元龍

全本小說網 www.jedgnq.icu,最快更新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最新章節!

    藍軒宇是捂著臉回到住處的,他實在是有點不敢面對白秀秀,也不敢面對伙伴們。身為班長,身為這次行動的總指揮。他的冒險,險些斷送了自己的性命。這絕不是一名優秀的指揮官應該做的事情。

    就像那救了他的紅級機甲說的那樣,他還是太年輕。而年輕,總要付出代價。

    所以,他只是丟下一句全體休整,就一頭扎入了自己的住處之中。不是為了逃避,而是要趁著眼圈烏青的情況下,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

    白秀秀給了他一拳之后就頭也不回的跑了。顯然是真的生氣了。

    洗了個澡,換了身干凈衣服,藍軒宇有些呆滯的坐在自己的房間之中,腦海中浮現著剛剛那一戰的整個過程。

    自己為什么會執著的非要擊殺那八級源龍呢?是要證明自己最強,還是在戰斗狀態的牽引之下下意識的這樣做的?

    更關鍵的是,在那個時候,他始終認為自己是十分冷靜的。冷靜的決定要去進攻,而且并不認為有什么危險。

    而危險的來源是未知的。并不是低階源龍沒有出現過自爆的情況,八級源龍就不會出現。正因不夠了解,才險些陷入死局之中。而那時的自己,在拿到八級龍源晶的時候甚至還在沾沾自喜。

    自己錯在什么地方?在不該冒險的時候去冒險,沒有考慮到整個團隊。在不夠了解對手的情況下冒險。還有就是,實力不夠。如果自己有七環以上修為,就算是被自爆炸中,毀掉的頂多是天翼機甲,自己本體不會受到根本性傷害。

    總結下來就是,這次的冒險最錯誤的地方就在于,最壞的結果其實是自己承受不起的。

    冒險精神并不是壞事,富貴險中求這句話還是有道理的。但關鍵問題是需要想清楚,最壞的結果是否是自己能夠接受的。如果能夠接受,才可以考慮去冒險。如果根本不能接受,為什么要冒險呢?

    藍軒宇最強的地方就在于自我調整,此時的他,就在不斷的自我調整著自己的精神狀態。

    緩緩的長出口氣,藍軒宇不禁苦笑,撓了撓頭。這次的教訓雖然只是瞬間,但卻依舊刻骨銘心。那種感受到身處于死亡邊緣的味道,帶給他的刺激極其強烈。

    就像伙伴們對他都很有信心一樣,他對自己也十分有信心。這才導致了他會做出那樣的選擇。八級源龍的實力肯定是要遠遠強于他的,但卻智商低下。正因如此藍軒宇才認為自己有機會,他卻少了對強者的敬畏之心,在不是完全了解對方的情況下做出了冒險的選擇。

    藍軒宇明白,幸運不可能永遠跟隨自己,自己身邊更不可能始終有一臺神級機甲跟隨著。這次的教訓十分深刻。

    站起身,伸展了一下身體。他走出了自己的房間。

    門外,錢磊和劉鋒兩人正坐在一起聊天。看他出來了,錢磊差點笑出來,實在是藍軒宇眼圈的烏青十分明顯。

    “要不要讓我家夢琴給你治治啊老大。”錢磊嘿嘿笑著說道。

    “一邊去。”藍軒宇踢了他屁股一腳,“看你那沒出息樣。也不知道是誰,聽著夢琴一聲疑問句,立刻連狂化狀態都給解除了。你說你是有多慫?”

    錢磊站起身,絲毫不覺得羞臊,反而有些得意的道:“老大,我這才是真愛啊!證明夢琴在我心中的地位有多么崇高。遠勝過什么血脈的影響。你不覺得這是好事嗎?只要有她在,就永遠都不用擔心我失控。我覺得這很好。今天我可不覺得丟人,我這就相當于變相表白了。不過,老大你這黑圓圈就……”

    藍軒宇用肩膀撞了他一下,轉身就走。

    “老大,你干什么去啊?”錢磊問道。

    藍軒宇頭也不回的道:“我去哄哄秀秀。”

    錢磊在后面吹了聲口哨,劉鋒瞥了他一眼,道:“你就得瑟吧。非要讓他收拾你才舒服嗎?”

    錢磊瞥了他一眼,道:“單身狗就少廢話。”

    劉鋒:“……”

    錢磊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單身狗是沒有人權的,你知道嗎?”

    劉鋒站起身,臉色平靜的道:“單身狗有沒有人權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我現在想要弄死你,而你現在是處于虛弱狀態的。”

    “呃……,瘋子兄弟,我錯了。”

    “你都說了,我是瘋子……”

    “啊……”

    藍軒宇顧不上理會身后的慘叫聲,來到白秀秀和藍夢琴的住處,在外面敲了敲門。

    “誰啊?”藍夢琴的聲音從里面傳來。

    “夢琴,是我。”藍軒宇說道。

    門開,藍夢琴從里面走了出來,朝著里面努了努嘴,“你努力吧。我跟你說,秀秀從回來之后,一句話都沒說,就是哭。我都從來沒見過她這樣。你要是哄不好她,我跟你沒完。哼!”說完,她轉身走了。

    藍軒宇點點頭,趕忙走了進去,聽藍夢琴說白秀秀一直在哭,他的心也不禁有些揪痛。

    走進房間,不大的房間內,白秀秀就坐在床上,看著窗外,深藍色長發遮蓋著面龐,遮擋住了她的容顏。

    藍軒宇在她床邊坐了下來,抬了抬手,想要碰觸她,卻終究還是忍住了。低聲道:“秀秀。”

    白秀秀沒有吭聲,也沒有任何反應。

    “秀秀,我錯了。今天我不應該冒險的。在沒必要的時候冒險。我想明白了,今天的行動,對敵人判斷不足。最壞的結果更是我所承受不了的。身為全班的指揮官,卻如此冒險。也讓你擔心了。”

    藍軒宇來的時候本來都已經想好了各種要去哄她的話語,可是,在這個時候,卻發現自己居然有些詞窮,看著坐在那里,有些孤寂的白秀秀,一向很擅長言辭的他,說出來的話竟是有些干巴巴的。

    “秀秀,我向你保證,以后再也不會了。再也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我一定會小心謹慎的面對一切。沒有絕對精準的判斷,不是在最壞結果能夠承受的情況下,絕不輕易冒險。無論你想要怎么懲罰我,我都接受。就是你別不理我,好嗎?”藍軒宇柔聲說道。

    白秀秀還是沒動靜。

    藍軒宇沉默了一下后,道:“秀秀,你知道嗎?當你抱住我那一瞬間,我才知道,我的冒險有多么錯誤,差一點,我就再也無法見到你了。那一刻,我心里才真正充滿了恐慌。我才更加明白,你在我心中有多么重要。你放心,無論是為了你,為了爸爸媽媽,為了所有愛我的人,我都一定會更加小心的,一定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你監督我好不好?”

    “秀秀,我……”

    一直沒有動靜的白秀秀突然轉過身,一把抱住了他的脖子,緊緊的抱住。她那收緊的手臂,甚至讓藍軒宇有種無法呼吸的感覺。

    而直到此時,他才能感覺到,她的身體是在顫抖著的,一直都在顫抖著。

    藍軒宇趕忙環住她瘦削的背,輕輕的撫摸著她那柔順的發絲。在這一刻,他雖然呼吸困難,但卻感覺到心里特別的充實。抱著她,就像是在抱住整個世界似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全民娱乐捕鱼下载 福建22选5开奖 qq分分彩官方开奖 高质量股票交流群 下载东北麻将玩法 香港波叔一波中特 幸运农场快乐十分预测 包赢pk10精准计划群 怎么买福建快3 福彩开奖号码查询今天 九乐棋牌游戏? 股票k线图怎么看视 大地棋牌app下载 欧冠决赛预测 大地棋牌客服中心 正规股票投资平台 熊猫棋牌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