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決定權交給容教授

作者:神經西西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人氣小說:奧特曼戰記絕命毒尸極品小農場侯府商女我是都市醫劍仙小農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說網 www.jedgnq.icu,最快更新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難伺候最新章節!

    第425章 決定權交給容教授

    “裴慕白!”

    “別吵,否則我吻你了。”

    他替她系好安全帶,一臉戲謔地打量著近在咫尺的她。

    有多久沒這么近距離地和她心平氣和相處了呢?

    容音知道他這個人說的出做得到,立刻噤聲,臉上寫著“不滿”。

    不多時,車子停在一間酒吧外,這家店她以前常來,可從她和裴慕白分開,進入容氏集團后,就再沒來過。

    “帶我來這兒干什么?”

    “你心情不好。”

    容音微微蹙眉,反問:“你憑什么覺得這里可以讓我心情變好?”

    “你以前常來,心情不好就來。”

    話音剛落,兩人的臉色皆是一變。

    無意中提及的過去,讓容音回想起那些不愿再想的痛,而裴慕白亦然。

    那些年他到底是有多么混賬!

    “裴慕白,最后一次。”

    容音深吸一口氣,踏入這間酒吧。

    幾年后再次踏足,這里變了許多,布置裝潢和以前的風格相差甚遠,甚至連老板都已經換人。

    她心情不好,今晚就當作她壓抑自己這么多年的一次放縱吧。

    酒保立刻拿了酒上來,容音看也不看,舉杯一飲而盡。

    裴慕白無奈地奪去她手中的酒杯,說:“這樣喝容易醉。”

    “少啰嗦。”

    容音指著他的鼻子,笑言:“你帶我來的,現在又管我,到底要怎么樣?”

    見她這副模樣,裴慕白失笑。

    他曾覺得她不再是幾年前那個小姑娘了,可現在看她酒后的情態,明媚又囂張,仿若又見當年的她。

    “容音……”

    他薄唇微掀,不等話說完,一只酒杯湊到他唇邊。

    他抬眸,有些詫異。

    她眼中分明已經有了醉意,這丫頭,這么多年酒量真是沒有一點進步。

    明知道自己喝不了多少,竟還將這樣的烈酒當白水喝。

    容音覺得眼前的人有些模糊,看不真切,勾唇笑道:“裴慕白,你都還沒喝怎么就晃起來了?太弱了你……”

    “嗯,是,我太弱了。”

    裴慕白寵溺地勾起笑弧,握住她指著他的纖細手指。

    她像是被電了一下,驀地抽回手,捧著自己的手指無辜地眨眨眼睛。

    “你不許亂碰!我跟你說……我要嫁人了……”

    “你要嫁給誰?嫁給我好不好?”

    明知她醉了,可他還是想聽到那句話,醉話,才是真心。

    “你?”

    容音湊近,仔細打量他的臉,半晌后搖頭。

    “你不行,你和那個渣男裴慕白長得一模一樣,我不要你!”

    說完,她又給自己猛灌一口,吃吃笑起來,笑著笑著眼淚就下來了。

    “我不要你……也不要他!誰都不要,我誰都不嫁……不嫁。”

    裴慕白眉宇緊蹙,她一定是剛才在賀家被為難了。

    他不后悔那天對她做的事,可傷害到她,他也心疼。

    “好,我們不嫁。”

    裴慕白將她攬入懷中,輕聲安慰。

    “到底發生了什么?你嫁給他,真的會幸福嗎?”

    “不會……不會……”

    容音在他懷里蹭來蹭去,拼命地搖頭,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舍不得松手。

    這個人身上有她熟悉和喜歡的味道,令她安心。

    “我這輩子都不會有幸福了……”

    這話令裴慕白心臟為之一顫,一輩子?

    不,他會讓她幸福的。

    “容音,嫁給裴慕白好不好?”

    裴慕白……裴慕白……

    好……

    她微微啟唇,附到他耳邊,輕輕的氣聲說出幾個字,而后便醉倒過去。

    他怔愣片刻,唇角勾起欣然的笑意。

    她說:“裴慕白是壞人,可是……好。”

    “這可是你說的。”

    他又引導著她再說了幾次,用手機錄音,一雙桃花眼里透著毫不掩飾的得逞之色。

    ……

    投票進行的第五天,傅暖驚訝地發現,自己的票數已經反超葉清瑄,不過也只是領先十幾票而已

    這個時候,該投票的都已經投了,所以如果不出意外,自己應該能勝出。

    “看吧,我就說大概不可能拆cp的!”

    安竹得意地笑笑,調侃傅暖:“到時候你和容教授來個熱吻,當給咱們粉絲團發福利了好不?”

    “粉絲團?”

    傅暖疑惑地看向安竹,后者狡黠一笑,打開學校論壇網頁,把屏幕轉向傅暖。

    “你看,cp粉后援會。”

    傅暖:……

    “等等,這個會長的賬號……怎么看起來有點眼熟?”

    安竹心虛地撓撓頭,訕笑道:“會嗎?眼熟?你是不是看錯了?”

    “安竹?”

    傅暖瞇起眼睛,用拷問的目光盯著她。

    安竹招架不住,全招了。

    “好吧,那個會長的賬號,是我的。”

    “你……”

    傅暖被她鬧得哭笑不得,后援會……她只想低調好嗎?

    就在大家都以為票數毫無懸念之際,葉清瑄的票數開始有了小幅度上升,傅暖也漲了幾票,兩人大有最后奮力一搏的架勢。

    投票通道還有半小時就要關閉,兩人的票數緊緊咬著,不相上下,到最后截止時,尷尬的事情發生了……

    兩人票數相同,史無前例,校方也沒想到這個小概率事件會發生,也沒有出臺具體辦法。

    投票結果就是如此,除了讓兩個人一同參加,別無他法。

    可只有一位男士,卻有兩位女士,這支開場舞由誰來跳,十分難辦。

    最終,一番推諉之后,校慶籌備委員會終于發了文件,把最終的決定權交給容教授,把驚喜留在校慶當天,由他當場親自選出自己的舞伴。

    當即論壇上就炸開了鍋,紛紛猜測起容教授到底會選擇哪一位做開場舞的舞伴。

    『那還用說?肯定是選傅教授啦,畢竟人家可是夫妻!』

    『夫妻又怎么了?誰規定跳個舞就只能跟自己的妻子跳了?』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默默吃瓜……』

    『容教授怎么就不能和葉教授跳舞了?聽說他們以前在國外是一個學校的,你們這些人能不能不要那么狹隘?』

    辦公室里,葉清瑄滑動著鼠標,瀏覽論壇上的評論。

    這樣的結果,她也是始料未及,明明就已經……怎么會這樣?

    事已至此,選擇權在容與手里。可是,他會選她嗎?她不敢肯定。

    論壇上提到她和容與過去的評論讓她緊蹙的眉頭舒展開些。

    也許他會看在曾經的情誼上,讓她不要那么難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全民娱乐捕鱼下载 北京赛车官网下载 云南11选5规律 四川金7乐视官网 极速赛车官网 玩网络捕鱼赌博有什么技巧 长春麻将小鸡飞蛋手机版下载 香港恒生指数股票行 彩票之家快速赛车 北京pk10全天计划 捕鱼大亨系统免费阅 云顶娱乐棋牌官方网 玩彩票大平台客户端安卓 捕鱼王ll老板好 友玩广西棋牌外挂工具 幸运农场号码走势 西甲足球俱乐部队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