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做我的女人

作者:砂糖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人氣小說:奧特曼戰記絕命毒尸極品小農場侯府商女我是都市醫劍仙小農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說網 www.jedgnq.icu,最快更新先婚厚愛,厲少的神秘啞妻最新章節!

    第五百九十四章 做我的女人

    車子在一家法式餐廳停下,厲政和黃毅率先走了進去,厲沉溪也出奇的沒管舒窈。

    她是最后下車的,看著前方的幾個人,舒窈滿腹復雜凌亂,但還是強忍了忍邁步跟了過去。

    飯店的老板很明顯認識厲沉溪的,急忙出來打招呼,然后招呼幾個人去了包房。

    服務生過來點餐時,厲沉溪直接將菜單遞給了舒窈,厲政坐在一邊眨了眨眼睛,也沒說什么。

    舒窈深吸了口氣,隨意點了些餐點,然后又將菜單遞給了厲政,“小帥哥,有什么想吃的?”

    厲政沒看她,只是接過菜單看了看,也點了幾樣餐點,待服務生離開后,孩子忽然才說,“我叫厲政,你可以叫我政兒。”

    言外之意,別總是小帥哥的稱呼了。

    舒窈也慢慢的點了點頭,“哦,政兒,很好聽,記得你好像有弟弟和妹妹,他們叫什么呢?”

    她是故意沒事和孩子搭話的,因為和孩子溝通,總好過和旁邊這位閻王交流吧!

    厲政望著她,“你覺得他們應該叫什么呢?”

    舒窈一怔,“我不知道啊,難道是……贏兒?厲贏?”

    厲政嘴角不自然的一抽,不禁搖了搖頭,“如果你想說我們的取名來源于‘嬴政’話,那也反了,我是大哥,也應該我叫厲贏。”

    舒窈恍然的點了點頭,又一臉討好的望著他,“那告訴阿姨,弟弟和妹妹叫什么呢?”

    厲政皺了下眉,似是對她總自稱‘阿姨’很不滿,余光掃了眼旁側俊顏冷沉的父親,見他都不說什么,自己也不好再主張更改,便自然的回了句,“厲霖和厲恩。”

    頓了下,他又補充了句,“厲恩也叫兮兮,小名。”

    舒窈低了低頭,還不等說什么,旁側男人便推給她一杯熱茶,還附帶句,“嘗嘗。”

    她低眸看著茶杯中慢慢舒展的茶葉,似是新茶,飄香四溢。

    但她真的沒什么喝茶品茶的愛好,與其喝這種熱東西,倒不如喝點冰水來的痛快,她避開直接拿過桌上的冷水杯,倒了一杯,還不忘加了幾塊冰,可是,還不等伸手去端,就被厲沉溪一把攔下了。

    取而代之,他直接將那杯冰水端走,遞給了旁側的黃毅。

    黃毅看著那杯冰水,無奈的深吸了口氣,看來老板這是疼媳婦,而不在乎自己了!

    舒窈一怔,還不等說什么,手中那杯熱茶就遞到了她手中,男人不再看她,只說,“你胃不好,別喝涼的。”

    她語塞的垂下了眸,好像他是真的很了解自己,就連胃不好也能知曉……

    舒窈沒喝那杯茶,推開后又將注意力都放在了旁邊的小帥哥身上,“那政兒既然是大哥,平日里喜歡弟弟多一些呢?還是喜歡妹妹?”

    厲政轉眸看向了她,有些疑惑的目光在她臉上逡巡,但還是回答了問題,“弟弟。”

    舒窈皺了下眉,“為什么呢?”

    按理來說,厲家三個孩子,兩個男孩子,只有兮兮一個女孩子,一般都會比較疼這個女孩吧,小公主嘛,還有兩個哥哥,更是眾星捧月般的存在。

    厲政也緊著眉,“因為兮兮被你慣壞了,毛病太多!”

    舒窈,“……”

    她好像聊了半天,最終話題又回到了自己身上,合著這孩子還是將她當成了母親。

    舒窈無奈的抬手揉著眉,也不想說什么了。

    厲沉溪適時的將茶又推到了她手邊,“涼了,喝吧。”

    她略顯不耐的掃了他一眼,反復讓她喝茶,難道這茶有什么名堂?她一鼓作氣,直接端起仰頭一飲而盡。

    但看似豪爽的舉動,卻在進行一半時,就停下了。

    水還是很燙!

    燙的她舌頭都麻了,下意識的放下茶杯,冷然的視線看向他,“哪里涼了!好燙!”

    一個不經意的小動作,惹得厲政撲哧下就笑了。

    厲沉溪卻饒有興趣的看向她,伸手擦去她嘴邊的水漬,“原來你這么信我啊。”

    舒窈,“……”

    好像她又被這父子倆戲耍了!

    終于等到了上菜,餐點齊了后,服務生又啟了一瓶紅酒,給幾人紛紛倒好才離開的。

    一頓飯,完全吃的七零八落。

    厲沉溪幾乎沒動幾口,只是不停的照顧著她和兒子,厲政完全就是個孩子,自然全神貫注的吃著東西,黃毅也低頭用餐,沉默不語。

    氣氛有些尷尬,也有僵持,但對于舒窈來說,也算是極好的。

    好不容易吃完了飯,幾個人差不多都用好了,厲沉溪卻并未有意要離開,只是沉眸掃了眼厲政,淡道,“和黃叔叔先回去。”

    厲政點了點頭,起身跟著黃毅就出了包房。

    舒窈也在此時拿著包包起身,腳步都未起,就被男人一把擒著手腕,重新拉拽回了座椅上,他并順勢頎長的身形朝著她壓覆而來,并未有什么多余的舉動,只是湊近了一些距離,靜靜的凝著她,不肯放過她面容上任何一細微表情般,審奪的掃視著。

    被他這樣的視線盯的久了,任何人都無法淡定的。

    舒窈視線閃躲,有些疑惑的還不等言語任何,就聽他說,“不想道歉嗎?”

    她一愣也一驚,“為什么道歉?”

    厲沉溪身形不移,仍舊壓覆著她,單手撐在她后方的椅背,“派下屬去找我三叔,威脅恐嚇,害他老人家發病,不是罪?不是錯?不該道歉?”

    舒窈無奈的嘆了口氣,“那你在厲公館時為什么不說出來?或者再直接一點,拿著監控錄像報警呢?”

    厲沉溪深許的目光沉淀,“因為想給你改過自新的機會啊。”

    舒窈,“……”

    他笑了笑,伸手端起她的臉頰,力道不輕不重,卻足以不讓她逃脫,“我有沒有說過,目的是我話,就別用這么麻煩的方式方法,直接和我說就好。”

    她垂下了眸,密密長長的眼睫極好的遮住了眼底的復雜,深深的沉了口氣,卻避而不談他的話題,只問,“你三叔的情況到底怎么樣了?”

    厲沉溪又笑了,這次是冷笑,也帶著了幾分譏笑的成分,“怎么?擔心我三叔離世了,他名下的股份你就拿不到了?”

    舒窈緊了緊眉,她的心思,他全部都能猜到,這一點上就很令人不爽。

    “我只是好心的問一句,難道也不可以嗎?”她迎著他,目光謹慎,“而且,你現在被所有厲家人彈劾圍攻,這個時候你不在三叔身邊盡孝,還跑出來和我吃飯,不覺得不妥嗎?”

    厲沉溪輕微皺了下眉,“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讓我盡快回厲公館,在三叔床邊盡孝,不要來煩你?”

    舒窈美眸暗了下去,都被他說中了。

    她還能再說什么?

    看著她這幅吃癟的小樣子,他倒是有些忍俊不禁,慢慢的放開了她,身形向旁側挪了挪,單手托腮,側顏繼續望著她。

    如果他現在告訴她,厲恒久那邊其實什么問題都沒有,所謂的‘發病’也不過是做給她看的,那她一定會氣急敗壞的跳起來吧!

    還是暫時不告訴她了,畢竟,做戲這種事,也不光是為了她。

    他沉默了一會兒,短暫的間隙,卻對舒窈來說猶如一個世紀的漫長,最終,他緩緩啟唇,道了句,“不如,我們換個更直接一點的方式吧!做我的女人,如何?”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全民娱乐捕鱼下载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 网上做兼职能赚钱吗 好用的炒股软件 河南22选5推茬号 广东26选5开奖走势图 20选8快乐十分胆拖表 广西快3开奖结果全部 最准六肖中特免费公开 老版明星三缺一麻将 十个在家最挣钱的工作 湖北30选5最近100期奖结果 香港赛马会二尾主四码彩图 微乐麻将白城 捕鱼王推广赚钱 星悦云南麻将下载 什么是资产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