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不像同一個人!

作者:安山狐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人氣小說:絕命毒尸奧特曼戰記侯府商女極品小農場我是都市醫劍仙小農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說網 www.jedgnq.icu,最快更新都市妖孽高手最新章節!

    第37章 不像同一個人!

    “搶劫……”

    郁清唱看著電腦上顯示的資料,忍不住微微蹙眉,眼眸中帶著一抹狐疑之色,她到現在才知道,江川在拉卡圭搶劫坐牢的具體過程和原因!

    這讓她有些微微的錯愕。

    雖然嚴格的說起來,她與江川也不過打了三次交道,但是就憑她目前對江川的了解來看,搶劫這種事實在不像是江川能夠做出來的。

    且不說五年前江川家里的條件本來就不算差,再不濟,他也不至于跑到拉卡圭去搶劫。

    更何況,以江川那強悍的身手和縝密的思維,即便是他真的搶劫了,也絕對會有一個極其嚴密的計劃,而不至于那么輕易的就被抓住了。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根據面前的這份資料顯示,拉卡圭第二監獄的那個華人獄警李國華曾親眼看到過江川的卷宗,根據此人所說,江川的卷宗上,沒有江川的認罪口供!

    哪怕一個字的認罪口供都沒有!

    零口供!

    更有甚者,根據李國華的了解,江川的卷宗里,證據鏈并不算是十分的充分和完整。

    這意味著什么,身為刑警的郁清唱自然是再清楚不過!

    看到這些資料,郁清唱的眉頭蹙的更緊了。

    “這家伙在拉卡圭到底經歷了什么?”郁清唱忍不住輕聲自語,如果只是看江川的經歷,實在是難以想象這家伙還不到二十四周歲。

    就連她之前都下意識的認為,江川是一個有著黑暗過往的悍匪。

    可現在看到江川的這些資料,郁清唱的想法不禁有些動搖了。

    當然,這家伙的兇悍和狠辣,以及他的狡詐和危險,卻是毫無疑問的,這一點郁清唱不僅親眼看到了,而且還切身的感受到了!

    然而再看這份資料,郁清唱卻是有了些許不一樣的想法。

    江川的過往,可能比她原本想象的要復雜的多!

    “叮鈴……”

    就在郁清唱沉思的時候,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她看了一眼來電顯示,隨手接通了電話:“說。”

    “之前沒打通你的電話,你讓我查的資料,我全部都發到你的私人郵箱里了,都收到了吧?”電話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收到了。”

    郁清唱說道,“早上我在辦案,沒來得及接電話。”

    電話那頭的人笑嘻嘻的說道:“怎么樣,資料還算齊全吧?這一次你要怎么感謝我?請我吃頓飯沒問題吧?”

    郁清唱卻是哼了一聲,“你還好意思跟我炫耀?我怎么跟你說的?我讓你昨天早上就要把資料交給我,結果你呢,你給我拖了整整一天的時間!”

    “姑奶奶,那是拉卡圭,不是國內!”

    電話那頭的人頓時忍不住叫冤:“我擔心托人打聽的消息不準確,特意讓保鏢飛到拉卡圭,又通過當地華人商會的一位朋友介紹,這才有機會直接跟李國華當面聊的。

    我這拿到的可都是第一手資料,而且還有意外的收獲,就是那個叫江……對,江川,還有他的資料,我這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

    “行了,別表功了,知道你辛苦。”

    郁清唱問道:“我不是讓你打聽李國華的資料嗎,怎么還牽扯到江川了?”

    她當然知道江川跟李國華之間的關系,此前江川已經說過,在他坐牢期間,李國華就是那里的獄警,并且江川還救過他的命!

    她托朋友去打聽,就是要核實這個消息,可她當時并沒有提江川的名字。

    那人笑嘻嘻的說道:“我的保鏢回來說,他剛一見到李國華,對方張口就問他是不是沖著江川去的,我的保鏢就順著他的話聊下去了。

    我傳給你的那些資料,有一部分是當地那個華人商會的朋友幫忙調查的,剩下的一部分是的我通過保鏢和那個叫李國華的聊天錄音整理出來的。

    我說,你調查李國華做什么?對了,還有那個江川,你認識他?”

    郁清唱淡淡的說道:“你的這些問題,都關系到案子,無可奉告。”

    電話那頭的人被噎了一下,似乎也不在意,繼續笑嘻嘻的問道:“那我們吃飯的事情……?”

    “我忙著辦案,沒時間。”

    郁清唱說道:“你要實在是無聊,就去找你的那些小模特女朋友,讓她們陪你吃。”

    “哼哼!過河拆橋啊?”

    電話那頭的人不爽了,“本來我還有一個額外的消息要告訴你,現在嘛……唉,傷心了。”

    郁清唱哼道:“說。”

    “求我!”那人笑嘻嘻的說道。

    郁清唱哼道:“看來我需要打電話給你爸,跟他聊聊這幾年你都是怎么修身養性的。”

    “……你狠!”

    電話那頭的人被噎住了。

    郁清唱蹙眉道:“別廢話了,說。”

    “好好好,你是姑奶奶,你狠!”

    那人無奈的說道:“當時那個李國華可能誤以為我們是國內特殊部門的人,所以他透露了一個消息。

    當時在那所監獄里,有一個人跟江川的關系很好,說是叫鐘鳴,兩人曾經都被拉卡圭的犯人欺凌過,也都折磨過那些犯人。

    據說在幾年前,我們國家外事部門的人曾經去拉卡圭第二監獄探望過江川,但是據我的保鏢說,李國華在說江川的時候,好像是意有所指,他很可能說的是鐘鳴。

    你辦的案子如果跟這兩個人有關系,我覺得你可以順著這條線索查一下。”

    郁清唱急忙問道:“鐘鳴?你確定嗎?”

    “李國華說的應該就是這個名字,他的華語很標準,我應該沒有聽錯。”那人說道,“怎么,你辦的案子真的跟這個鐘鳴有關系?”

    “錄音在你那里嗎?”

    郁清唱沒有回答他,而是說道:“你直接把錄音發給我。”

    那人說道:“好,我這就發給你。早知道你要錄音,我也就不費工夫整理材料了。”

    郁清唱說道:“你總算是辦了件正事。”

    “……傷心了,掛了!”

    掛掉了電話,郁清唱搖頭笑笑,這家伙永遠都沒個正形。

    很快,她的眉頭又蹙了起來。

    江川!

    鐘鳴!

    他們竟然是獄友!

    郁清唱著實沒有想到,江川所謂的跟鐘鳴是朋友,竟然會是這種朋友關系。

    那么,那個叫李國華的獄警,他暗示的又是什么?

    “叮咚!”

    郵件的提示聲響起。

    郁清唱點開了郵件,下載了一份音頻,開始播放。

    果不其然!

    這錄音中的兩個人說的都是很標準的華語,而且,錄音中果然談到了江川和鐘鳴這二人。

    聽完所有的錄音,郁清唱的眼眸中卻是帶著明顯的訝然之色。

    她極為敏銳的意識到,無論是江川還是那個鐘鳴,似乎都不太簡單。

    “鐘鳴……”

    沉吟了片刻,郁清唱立刻打開了內網,想要查一查這個人。

    很快,她查到了云江市的鐘鳴,并且在親屬關系中查到了鐘貝,這幾乎已經可以確定,這應該就是那個鐘鳴。

    然而,郁清唱非但沒有任何的欣喜,反而有些訝然了。

    因為這個鐘鳴的資料很正常,甚至是正常的有些過分了。

    按照鐘鳴的檔案顯示,他從出生開始,一直到上高中的檔案都與絕大多數普通人沒有什么區別,看起來絲毫問題都沒有。

    可是,在他高中之后的檔案里,竟然只寫了參軍這么兩個字,可具體去的哪個部隊,什么兵種等等,這些信息一概沒有。

    這讓郁清唱驚訝不已,鐘鳴既然是在部隊,那為什么又會出現在拉卡圭第二監獄?

    如果鐘鳴是退役之后在拉卡圭犯了罪,那他的檔案上怎么也應該有退役的時間,可現在檔案上卻是什么都沒有。

    “這兩個人,還真是一個比一個神秘!”

    郁清唱自語道,她隱約意識到,鐘鳴的身份應該不簡單。

    至于說江川,她就無從揣測了。

    鐘鳴的檔案上好歹還有參軍的信息,可江川的資料卻是干凈的讓人都不敢相信。

    “他們僅僅只是獄友嗎?”

    “江川在監獄中竟然備受欺凌?”

    如果不是聽到錄音中李國華的說法,郁清唱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那個可以輕松的以一己之力,將劉三高等人打殘的江川,竟然會在拉卡圭的監獄中受到欺凌。

    難道拉卡圭的犯人全都是頂尖高手?

    想想都知道是不可能的!

    事實上,雖然郁清唱沒有親眼看到江川出手,但只是通過劉三高和揣鐵等人那慘烈的傷勢,就能夠大體推測出江川的殺傷力究竟有多么的強悍。

    這樣的人,拉卡圭的犯人怎么能欺負的動!

    那么,江川又是怎么變強的?

    郁清唱可不會認為,江川是因為在異國他鄉的拉卡圭,就失去了反抗的勇氣,所以才會備受欺凌。

    更何況,以江川的強悍,他最好的處理辦法就是在剛進監獄的時候,就展現出自己的強大,讓別人知道他不好惹,也就不會有人敢輕易的招惹他。

    監獄那種地方,從來都是欺軟怕硬,拉卡圭應該也不例外,這是人的本性。

    但江川并沒有這樣做,根據李國華的說法,江川剛進監獄的時候很弱小,這么一來,他備受欺凌也就能說得通了。

    可一個備受欺凌的弱者,怎么都無法跟郁清唱印象中的那個極度危險的人物重合到一起。

    他們完全不像是同一個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全民娱乐捕鱼下载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体彩31选7推荐号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 股票跌停可以买入吗 山东11选5投注技巧 福彩3d杀6码 01技巧 北京pk拾赛车网址是 河北排列7开奖结果 贵州11选5彩票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快乐12开奖结果奖 海南4+1app 网上理财平台 体彩11选五怎么玩 6个平码怎推算下期 河北20选5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