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殿試 (下)

作者:錄事參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人氣小說:鬼帝狂妻:紈绔大小姐大明1617抗日之特戰兵王漢鄉偷香銀狐盛唐風華福晉有喜:爺,求不約

全本小說網 www.jedgnq.icu,最快更新我的帝國無雙最新章節!

    面如土色的劉承珪失魂落魄的回到了漢白玉臺階下的進士隊伍。

    “看,劉承珪臉色難看的緊啊!”丁照行立時幸災樂禍起來。

    王嗣宗還是不吱聲。

    一個個新科進士,被宣召進去,也有同時宣召兩三個的。

    他們回來,有得歡喜,有的懊惱,反應各不相同。

    丁照行越發唉聲嘆氣,隱隱感覺,好像是按照總成績順序選的,總成績一直未公布,要等圣天子點了一甲之后,再按照總成績排出進士名次,甚或圣天子,若心血來潮,說不定就按殿試觀感定下更多排名甚或全部排名,那殿試最終排名,就和會試成績無關了。

    “陜中道汾州新科進士王嗣宗!”終于,翰林班內郎喊起來,“哪一個是王嗣宗?”

    “王兄!勉哉!”丁照行雖然沒輪到自己,但還是為王嗣宗加油打氣。

    王嗣宗對他笑笑,邁步走向那金色琉璃瓦燦燦生輝的大殿。

    ……

    “李卿,你看這些人才如何啊?”殿內,陸寧突然問旁側吏部尚書李景爻。

    李景爻呆了呆,方才一直看圣天子臉色,但卻看不出什么端倪,這話就難回答。

    說起來,自己追隨圣天子已久,還在海州任別駕的時候,就結識了當時還是東海公的圣天子,甚至經歷過圣天子年少輕狂,四處豪賭之時,到圣天子稱齊王,自己更將自己的愛女,嫁給了尤國舅。

    但到今天,要說揣摩圣天子心思,那也是難度太高的差事,根本揣摩不透。

    “臣覺得,本朝人才濟濟,百多名新科學子,卻難以涵蓋。”李景爻無奈的來了個萬金油說法,不管圣天子對學子們滿意不滿意,這話都沒毛病。

    趙普看了眼李景爻,很多人,都覺得李景爻飛快躥升,列六部尚書,和尤家不無關系,但自己一路追隨圣天子,又哪里會不知道,圣天子看人,和常人完全不同,外戚身份,很多時候還是升遷的一種阻力,尊位圣天子不吝惜給外戚,比如李景爻的女兒,都封縣主了,但權責之臣,圣天子天然就抗拒使用外戚。

    圣天子也不喜歡重臣之間結親,自己的長子承宗,雖然剛剛十三歲,但自己特意給訂了門親事,從小康之家選了童養媳,說起來,承宗小時候,還被圣天子抱過呢。

    圣天子單槍匹馬,從宋州接回的自己妻兒。

    現今想想,真是榮耀無比。

    李景爻在圣天子東海舊識中,除了自己,最是位高權重,自然有他的過人之處。

    但現今,卻漸漸圓滑了,看來,怕也到頂了。

    陸寧看了李景爻一眼,正好外間,又進來一名學子,陸寧便沒說話。

    “學生王嗣宗,拜見圣天子!陛下圣安!”這名學子濃眉大眼,操著山西口音,跪下磕頭,隨即起身,和其他學子,一直跪到覲見結束完全不同。

    陸寧不知道怎么,就明白他的意思,雖然自己免新科進士跪拜,但畢竟是正殿覲見天子,如何能不跪拜?爾后,便又遵從自己圣諭,起身應對。

    如果是自己,也會這么做吧。

    陸寧心下微微一動,但不動聲色看著這王嗣宗,淡淡道:“明法滿分,其他四科一塌糊涂,看來,你腦子不太靈光,只會死記硬背了!”

    “是,學生一直愚鈍!”王嗣宗躬著身,自不敢抬頭看圣天子一眼。

    “齊律六十八第三條為何?”陸寧問。

    “六十八為詐偽之罪,第三條,掌寶及符、節主司,不覺有人盜用者,減盜用人罪五等;印,又減二等。”王嗣宗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陸寧又問了幾條,他都是對答如流,甚至陸寧問的剛剛頒布不久的《征募法》新章,他也一字不差的答上來。

    “好,有樁疑案,你看該如何斷?”陸寧沉吟著道:“一晚月黑星稀,一老嫗背包袱走在路上。一男丁從后搶包袱疾逃。老嫗大喊,有好心路人追之,抓住盜賊。盜賊反陷害路人。老嫗因為天黑不辨,不知道誰是盜賊。”

    “你若為推官,如何斷?”

    幾名重臣都是一呆,這個故事,民間廣為流傳,是稱頌一個機智的縣令的,那故事里,縣令另兩個人賽跑,跑的慢的就是盜賊,因為路人比盜賊快,曾經抓到盜賊。

    這書呆子,不可能不知道這個故事啊?

    王嗣宗想了想,“若是學生來斷,便查明兩人籍貫,住址,過往行為,以及當晚行蹤,互相印對比證,捕盜人,該當有人證知曉他當晚去做什么,盜賊,就未必讓人知道他當晚行蹤,當然,此也要借助兩人過往品行比量,不然若盜賊臨時起意,也會冤錯了人!總之,有許多辦法,總能查出些端倪。”

    陸寧笑笑:“果然愚笨,何不令兩人賽跑?慢者便是盜賊?”

    “此法怕不妥,一來當時奔跑,盜賊有錢財包裹,不然未必就比捕盜人慢;二來,奔跑之事,心境等等,都可影響,做賊時慢,未必想脫罪時也慢了;三來,本朝律法,每一篇之前,都有陛下圣諭,法度法度,以法量度,當以證人證物為準,跑步斷案,也實在兒戲!”

    “圣天子問此案,自也是覺得,這斷案太兒戲了,是以,也只能是民間戲談!”說著,王嗣宗再次深深一躬。

    幾名重臣,互相對看,趙普心說,好吧,就是你了,若圣天子不點你為狀元,枉我跟隨圣上多年。

    “好,你下去吧!”陸寧笑笑,靠回了龍座。

    ……

    日頭已經西垂,巍峨大殿,更蒙上了一層金色。

    從早晨到現在,這些新科進士們,一口水都沒喝,雖然是春日,但他們都穿得隆重,被暴曬下,也是難受的厲害。

    有人就不免偷偷有怨言,最后一個被召見的丁照行,本來有些垂頭喪氣,這時卻悄悄湊到王嗣宗近前,“我看天子爺爺很是和藹,可不會故意讓咱們遭罪,這些人,這點苦都吃不了,怕要倒霉,我看那班內郎,小本本就是記他們呢?”

    王嗣宗怔了怔,天子爺爺?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可回想起來,也實在沒敢抬頭多看一眼,好似就記得,朦朦朧朧的,金光中很神圣的一個影像。

    不過,年紀若何無關緊要,圣天子書經,句句微言大義,稱呼圣人爺爺、天子爺爺,倒感覺順理成章。

    沒人讓走,這些新科進士們,只能傻傻的等,都不知道要等什么。

    大概過了多半個時辰,日落西山,漸漸黃昏。

    突然就見殿中匆匆走出幾名官員,為首的,捧著一冊黃絹。

    “這是要放榜嗎?”人群立時就炸了。

    丁照行哀鳴一聲,“我怕是倒數第一了!”

    王嗣宗終于忍不住好奇,問道:“圣天子,問的你什么?”

    丁照行無奈道:“天子爺爺見了我,就叫我寫一篇平北策論,根本是,我太過愚笨,懶得理我而已!”

    王嗣宗也便無語。

    進入高等學館的學子都知道,圣天子最不喜歡什么空洞無物的策論,說是文生談天下事,大多紙上談兵空洞無物。

    而自己這同窗,卻一直酷愛兵書戰陣之學,說不定,就是在什么論述題中忍不住賣弄,結果,被圣天子注意到了……

    正要勸慰丁照行兩句,那邊廂,卻見官員展開黃絹,唱道:“聽宣!一甲第一名,陜中汾州王嗣宗……”倒是干脆利落,也不貼榜,就這樣念起來。

    立時一片嘩然,丁照行目瞪口呆,看著兀自淡然的同伴,好半晌無語。

    “一甲第二名,懷州河內盧多遜!”

    一名而立之年的中年大叔立時喜的手舞足蹈,他早就中了舉,但取科不中,便進了司衙做吏員,今次,卻不想中了榜眼。

    “一甲第三名,楚州山陰劉承珪!”

    本來失魂落魄的劉承珪,身子猛地一顫,不敢相信的抬頭,在旁人道喜聲中,才確定自己沒聽錯,立時滿臉欣喜,抬頭望天,淚水都忍不住流出來。

    本朝科舉有太多變革,比如名次也是,分為三甲,一甲共三名,狀元、榜眼、探花,都可能破格使用;二甲,授九品官,多可以任一些衙司的班房主官;而第三甲的進士,便都是從九品,充入各衙司,或留在翰林院歷練。

    一個個人名念下來,幾家歡喜幾家愁。

    “二甲第十名,河中靈寶丁照行!”

    丁照行如遭雷擊,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王嗣宗笑道:“丁兄,恭喜了!”原來,圣天子令其寫策論,是大有深意。

    此時那翰林直學士頓了頓,道:“丁照行授樞密院機要郎,明日便去樞密院報道!”

    文官轉了武職,也就直接宣了其授官。

    丁照行更是一怔,隨之喊道:“我的天子爺爺啊,真是,真是知我啊!”喜的,都要抱起王嗣宗跳舞了。

    他一直喜歡兵事,但奈何手無縛雞之力,報名軍學館根本沒戲,畢竟軍學館對學員體力,還是有一定要求的,而且軍學館是軍中將領及立有功勛的軍卒進習之地,雖然也開始招收讀書人作為“機要”“參議”之類的,但名額極少,且要求極高,他體力根本就難以過關。

    “可惜啊,以后怕見不到你了!”丁照行看著摯友,又忍不住傷感。

    文官和武職,兩個體系,基本上,沒什么交集。

    王嗣宗默然。

    第二天清早,汴京客棧中,丁照行正和王嗣宗依依惜別,又有上諭到。

    授王嗣宗,大理寺科主事,此為正七品的官員。

    欽差一走,丁照行大喊,“嬤嬤啊,你這是鯉魚跳龍門,我要連升四級才能追上你!”說是這么說,他卻是高興的不行,很為老友高興。

    他話也是實話,他這機要郎,不過是九品小官,在樞密院,就是聽差跑腿的。

    兩人隨之,垂淚而別,都很傷感,但是,卻又都很期待,即將來的,嶄新生活。

    ……

    王嗣宗,去大理寺后,卻馬上有了差事。

    圣上剛剛有上諭,大理寺少卿楊昭為主官,設“陸大平案專辦司”,專門徹查市城一個花名“陸老大”的生口買賣案。

    楊少卿,就點名要了王嗣宗進專辦司。

    這個臨時衙司,楊少卿有兩名副手,其中一位,是大理寺推丞曹翰,另一個,王嗣宗去的時候沒見到,聽說是上使院總院,但現今,因為原本江南上使院都被廢棄,番邦又無新設之院,這位文總院應該在賦閑,是以被授巡檢郎,進了這個臨時衙司。

    文總院和曹推丞都是正四品官員,也就是楊少卿的助手。

    楊少卿,生得和女人一樣,聽說跟隨圣天子很久了,圣天子在東海時,楊少卿是海州刺史,和圣天子,相交莫逆。

    除了有點娘娘腔,這位楊少卿,性格倒是極好,做事也認真。

    可不知道為什么,第二天,楊少卿就稱病,說這個臨時衙司,暫時由文總院代理,好像是,受了驚嚇,可能是,夜驚之癥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全民娱乐捕鱼下载 一起配资网 河南11选五5开奖结果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精准计划 中原风采22最新开奖号 中原福彩22选5走势图 三分pk10是正规彩票吗 大乐透官网 股民炒股赚的钱是谁出的 河南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配资炒股大公司有哪些 重庆快乐10钟走势图 20万元闲钱怎样理财好 11选5三组合必中4个 百家乐翻天百度影音 体育彩票6十1开奖查询 极速赛车免费计划五码两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