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節:沒什么

作者:蠱真人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人氣小說:圣墟龍王傳說飛劍問道大主宰元尊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修羅天帝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全本小說網 www.jedgnq.icu,最快更新無限血核最新章節!

    “大人,小人斗膽提醒您,紫蒂會長的生日,就在后天。”肥舌道。

    “生日?”針金微揚眉頭,感到意外,他沒想到肥舌要說的是這個。

    肥舌聳搭著眼眉,嘆息道:“小的很早之前,就跟隨前任老會長闖蕩了。我是看著紫蒂小姐,從出生到學會走路,然后一點點長大成人的。”

    “一直以來,老會長都將紫蒂小姐視為掌上明珠,寵溺厚愛。只要是紫蒂小姐的生日,老會長都會為她舉辦生日宴會,不管規模大小。事實上,隨著紫藤商會的規模漸漸增大,紫蒂小姐年齡增長,她的生日宴會也越來越隆重盛大。”

    “我還記得,紫蒂小姐11歲的時候,那一場生日宴會,整個花園城都成了歡樂的海洋,花園城主甚至親自到場祝福。那是我紫藤商會最鼎盛的時候。”

    “老會長花費重金,請到了著名的糕點大師,為紫蒂小姐制作的生日蛋糕,高達11層,色彩絢爛,仿佛彩虹。它的用料采用了許多珍惜的魔法材料,吃下去能讓人心情愉悅,感受到世間最甜美的味道。而每一層蛋糕,都有不同的功效。有的能讓人增加魔力,有的能讓人精神亢奮,有的能讓人攻擊倍增。即便是生日宴會過去了數月,彩虹蛋糕仍舊被人津津樂道。”

    肥舌說到這里,雙眼閃爍著緬懷的光。

    但很快,這道光熄滅了,肥舌的語調變得沉重:“老會長出事之后,紫藤商會也四分五裂了,再也沒有人想起小姐的生日宴會。”

    “小姐接任會長之后的這一兩年來,我們曾經多次提議,要給小姐舉辦生日宴會,都被小姐拒絕了。”

    “我想,這可能是小姐害怕睹物思人,想起老會長吧。”

    “但是現在不同了。”

    “針金大人,現在您出現在了紫蒂小姐的身邊。您是圣殿騎士,擁有著深厚的神眷,您是百針家族的唯一繼承人,您更是紫蒂小姐的未婚夫。有您在,一切都會好起來,紫藤商會的未來也會一片光明。小姐也一定會得到幸福。”

    “我想……”

    “你不要多說了。”針金深呼吸一口氣,他走近肥舌,拍拍后者的肩膀,誠摯地感謝道,“多謝你的提醒,你說的很對,我的心意我也全部了解了。我會為了紫蒂,舉辦一場生日宴會,給她一個驚喜。她值得我去這么做!”

    “那就太好了,大人,多謝您,太感謝您了,大人。”肥舌忙不迭地致謝,展露出了他對老會長,對紫藤商會的忠心。

    看著肥舌離開的背影,針金再次陷入反思當中。

    “在最近這段時間里,我是否太過專注于自己呢?我似乎太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而忽略了身邊的人。”

    “不管我有多少的麻煩,身邊的人怎么能忽略呢?”

    “我這樣做,的確自私了一點。”

    針金的思緒因為肥舌的提點,因為自己的反思而開始發散。

    “回想這一路走來,我是被紫蒂救醒,火毒蜂襲擊下,她愿意為我斷后。”

    “在猴尾棕熊的山洞中我為她拼死作戰,她又為我全力療傷。”

    “黃藻求救的時候,是她給我出謀劃策。黃藻背叛自己,獨自逃生了,是她陪伴我,一同面對兇惡的刀鋒蜘蛛。”

    “是她發明的粉紅的藥劑,能沿途標記,幫助我們識路。”

    “我們誤食了羊肉,遭受魔力侵蝕,是她發現了真相,為所有人解毒。沒有她的貢獻,至今我們都會陷于一地,無法自由探險。”

    “是她用藥劑煉出地洞,在沙塵風暴中,維護住了許多同伴。又是她研煉出了酸液藥劑,抗衡了綠蜥的圍殺,成功支撐到我來救援。”

    “當我們被蝎群追擊,徹底彈盡糧絕之時,她仍舊在我的身邊,蜷縮著身軀,面對死亡的來臨,也從未和我分離。”

    “是她的藥劑,驅逐蝠猴群,又是她的藥劑,對付了火毒蜂。如果這兩大威脅存在著,營寨防御戰必定是人族的慘敗甚至覆滅。”

    “還是她的藥劑,腐蝕金屬,幫助木班制造出了源源不斷的弓弩,在造船初期,也是她的藥劑融煉,才讓我們有了大量的鐵。”

    “沒有紫蒂,我絕對走不到今天這一步。”

    “她的功勞真的太大了,但她從未有過炫耀。她主動站在我的身后,心甘情愿,她是在將舞臺最中央的位置留給我,讓我承載眾人的崇拜和愛戴。”

    “她一直在默默地支持我,幾乎我的所有決定,她都沒有反對過。唯一的幾次,也都是因為太過擔憂我的安危!”

    針金不斷反思,回想起自己和紫蒂相處的點點滴滴,一股羞愧之情在他的心底迅速滋生。

    少年騎士做出決定,一定要舉辦一場生日宴會,犒勞和慰藉紫蒂。

    紫蒂絕對值得他這樣做。

    她立下的功勞,也足以讓所有人閉嘴。

    然而,當接下來,針金開始著手準備的時候,就被紫蒂察覺了。

    她是現任的紫藤商會會長,她是很精明的。

    “不要這么做,大人。你的心意我都接收到了,這就足夠了。”

    “舉辦一場生日宴會,太不和適宜了。”

    “我們周圍很可能隱藏著一支魔獸軍團,一頭神秘的疑似黃金級的恐怖魔獸。”

    “我們的食物儲備一直在下滑,造船讓人們劇烈勞動,消耗跟不上補充。”

    “還有酒水。我們只有朗姆酒,瓶數也很少,支撐接下來去往荒野大陸的航程,是不夠用的。”

    航海需要酒。

    因為在大海中航行,很難獲得淡水的補充。船上儲藏的水,因為儲藏技術有限,過了不久就會長出綠斑,生出細菌和毛蟲。

    這種淡水充斥怪味,難以下咽,但海員們偏偏又不得不去喝它。

    這個時候,就需要酒了。

    酒水能夠掩蓋怪味,同時還能有一定的殺菌消毒的作用。

    所以,有時候,水手們醉醺醺的,這并不奇怪。

    紫蒂竭力反對舉辦生日宴會,哪怕針金說需要一個理由,來振奮士氣。最近有關恐怖魔獸的流言,已經傳遍了整個山谷,讓眾人惶惶不安。

    紫蒂拒絕的態度十分堅決,這更讓針金覺察到紫蒂的善解人意,同時,也讓他更加羞愧。

    一個想法忽然出現在少年騎士的腦海中——“或許,在第一次的時候,我就做錯了。我不應該去隱瞞她,我應該告訴她我身上發生的異變。”

    “我當時不想讓她擔憂,結果一步步,成了現在這樣的情況。”

    “如果再這樣下去,我會越來越說不出口,誤解也會越來越深!”

    “或許,是我太驕傲了。”

    “我不想讓她擔憂,除了憐惜之外,還是覺得就算告訴她,也解決不了我心中的魔核吧。”

    “我認為她不行,憑什么呢?”

    “一直以來,紫蒂的藥劑幫助我,幫助了其他人太多太多了。”

    “或許,她真的沒有能力解決心核和異變。但在我身邊的所有人,誰最能接受這個真相,接受我的丑陋,能寬容我的罪過?一定是她。”

    “一定是她!”

    “是我的未婚妻!”

    想到這里,針金的目光越來越閃亮。

    他像是在黑暗中尋找到了一抹光,又像是溺水的人一只手抓住了岸邊的草。

    他心中的壓力太大了。

    背負著秘密,背負著罪孽,讓他難以面對那些崇拜自己,敬愛自己的眾人。

    他想說出來。

    他想傾訴。

    他渴望有人同他分擔,渴望得到真正的認同!

    “紫蒂、紫蒂……”針金在心底溫柔地呼喚。

    但他還是說不出口。

    “需要一個契機。”少年騎士意識到了這一點。

    第二天。

    他遠離山谷,跨越五萬米的距離,來到控制地域的邊緣地帶。

    一個巨大的蜂巢,高高地懸掛在樹上。

    這是火毒蜂的蜂巢,針金利用超聲波探測,無意中發現的。

    動手之前,針金謹慎地用超聲波排查,確保周圍沒有人,這才對火毒蜂群動手。

    他點燃篝火,放出藥劑,形成油煙。

    火毒蜂群傾巢而出,在油煙下紛紛敗北。魔獸級別的火毒蜂也拿異變之后的針金毫無辦法。

    到了紫蒂生日的那天晚上,針金獨自一人來到紫蒂的住處。

    “生日快樂,紫蒂。”針金微笑著,從身后拿出了滿滿一碗濃厚的,宛若琥珀般的蜂蜜。

    紫蒂捂住嘴巴,又驚又喜。

    “謝謝。”她仰望著針金,語調飽含深情,美麗無邊的紫水晶雙眸閃爍著感動的光。

    “現在雖然沒有彩虹蛋糕,但我嘗過,蜂蜜也是很甜的。”針金道。

    紫蒂卻是臉色一變:“大人,你吃了蜂蜜?它是有毒的!”

    “啊?我、我沒有什么中毒的感覺啊。”

    “可能是大人嘗的比較少。這里面蘊含了火毒精華,劑量如果增大,即便是黃金級別也會受創。”紫蒂迅速地道,她旋即臉上浮現自責的表情,“怪我!沒有把最新的研究成果告訴大人你。我記得,山谷周圍沒有蜂巢,大人,你一個人遠征,即便是有油煙藥劑,也太過危險了。”

    “我愿意為你冒險!”針金脫口而出。

    “大人!”紫蒂白了針金一眼,臉上涌現一抹羞澀。

    “好吧,我承認我犯蠢了。我這么做,的確很魯莽。今后我會注意的。”針金舉手致歉。

    事實上,他已經能異變成火毒蜂。正是有這個異變打底,他才會主動品嘗蜂蜜。火毒蜂蜜是火毒蜂釀產的,蜂蜜對火毒蜂肯定是無害的。

    針金無奈地放下蜂蜜。

    紫蒂走到針金的面前,主動拉住了少年騎士的手。

    說起來,這還是她第一次這樣主動。

    她深深地凝視著針金的雙眼,柔聲地道:“謝謝你。”

    針金搖頭,看著那碗蜂蜜,有些泄氣。

    紫蒂妙目一轉,忽道:“謝謝你的蛋糕。”

    “蛋糕?”

    “是呀,這樣大的蛋糕,用無毒的蜂蜜制作的,你沒有看到嗎?”紫蒂松開針金的手,雙手在胸前比劃,在空氣中劃出一個蛋糕的形狀。

    針金不禁笑起來,順著紫蒂的話講:“哦,我當然看到了。蛋糕很大呢,還分了幾層,有點像彩虹蛋糕。”

    “不,它只有一層。”紫蒂卻搖頭,“它一點都不像彩虹蛋糕。它……比彩虹蛋糕更甜!”

    說著,紫蒂伸出纖細的食指指頭,對空氣輕輕一戳,似乎沾上了許多蛋糕奶油。

    她接著輕輕地將手指頭放入自己的口中,做出吮吸的動作,并且雙眼瞇起來,露出喜悅而享受的笑容:“真甜!”

    “你不嘗嘗嗎?”她盯著針金。

    針金好笑地搖了搖頭:“多謝你的安慰……”

    他的話被堵住了,因為紫蒂伸出食指,又戳了一下空氣,并將手指伸進了針金的嘴里。

    針金的嘴被堵住了,他下意識地吮吸了紫蒂的手指。

    但紫蒂抽回手指,他不禁留戀地道:“好甜……”

    他凝神看向眼前的紫眸少女,心砰砰地加速跳動起來。

    “真的好甜。”少年騎士接著做出類似的動作,他用手指沾了沾空氣,吮吸了一下,然后又伸出來,在空中劃了一個弧線。

    “今天是你的生日,請多吃一點吧。”針金將手指頭伸向紫蒂,他的手指頭上似乎沾了大塊的奶油。

    “哇嗚!”紫蒂做出兇狠的神態,小口猛地張大,一下子含住針金的手指頭。

    “好好吃。”紫蒂含含糊糊地道,她調皮地用牙齒咬住針金的手指。

    針金呼吸粗重起來,紫蒂的臉上也涌起大片的紅暈,后者連忙松開口,針金更加深情地凝望紫蒂,并且主動向前一步。

    這樣一來,兩人的距離只剩下一拳左右。

    巖洞的氛圍變得旖旎。

    針金深呼吸一口氣,微微咬著牙關:“紫蒂,有一件事情……”

    吼!

    下一刻,洞外忽然傳來嘈雜和騷亂。

    “發瘋了!”

    “傻大個發瘋了!!”

    “快來人,他要殺人。”

    針金、紫蒂臉色驟變,立即奔出巖洞。

    針金速度更快,先行一步,來到了山谷內的小空地。

    他便看到大個子瘋狂咆哮,雙眼赤紅,手中拿著一根桅桿,正瘋狂地揮掃四周。有一些來不及逃脫的人,躺在了地上,有的身下積蓄了血泊,有的在慘哼。

    “大人,快來救救我們啊!”還有一群人被圍困在角落里,看到針金連忙呼救。

    求救聲刺激到了大個子,他將手中斷掉的桅桿狠狠地砸向幸存的人。

    但下一刻,鬃戈趕到,一記骨錘將桅桿擊飛。

    針金速度更快,宛若利箭飛射,直接沖向大個子。

    大個子拍打胸脯,怒吼一聲,飛撲針金。

    針金精通武技,只是稍微挪移了一點,就躲過了大個子的撲擊,跳到他的后背上。

    針金一掌擊打在大個子的后脖頸上,大個子雙眼一翻,當場昏死過去。

    “得救了!”幸存的人歡呼起來。

    “殺了他,殺了這頭怪物!!”很快,仇恨和憤怒填滿了眾人的心。

    受傷的人,沒有遭殃的人都眾口一詞。

    “不,不要!求求大家,看在我的功勞上,饒恕他吧。”船匠滿臉惶急,大聲祈求。

    “你看到了嗎?這些都是你兒子做出來的好事!”

    “我們至少一周都白忙活了。”

    “這個不是關鍵!他太危險了,以前在船上就犯過這樣的瘋病,我們在他身邊,一直活得戰戰兢兢。”

    “誰能知道他什么時候會再犯病?太可怕了!他就是一個巨大的隱患。”

    “你看他每天吃多少?少了他,我們物資就不會開始緊張了。”

    “殺掉他!”

    “殺掉他倒不至于,他畢竟曾是我們的同伴。我們可以驅逐他,流放他。”

    眾人議論紛紛,都想處置掉大個子。

    “夠了!”針金大喝一聲,面沉如水,“他是我們的同伴!曾經是,現在也是!”

    “他有病,我們都知道這一點。船匠早就告訴我們了。”

    “他的確造成了損傷,但慶幸的是,我們沒有一個人死亡。他破壞了許多船只設備,他吃很多的食物,但他的貢獻遠遠超過他的索取。這點毋庸置疑!”

    “為什么他能留在船上,和其他人一起生活這么多年?這證明和他共處,是行得通的。”

    “為什么我們不行?”

    “我不會輕易放棄任何人,更何況是一個病人!”

    “他不是怪物!”

    “他不是!!”

    “他是我們的同伴……一個病人。這并非出自他的本意。”

    針金大喝,他從未展現過如此嚴厲的態度。

    眾人都被他震懾住了,全場鴉雀無聲。

    紫蒂這時趕了過來,針金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一些,他指派眾人清理這里,整理損失,又命令人照顧傷員,其中當然包括大個子。

    處理好這一切后,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

    只剩下針金和紫蒂,兩人并肩行走。

    “大個子的病,我無從下手。”紫蒂擔憂地道,“我不是醫師,事實上據船匠所說,過去他一直試圖為大個子治療,但所有的醫師都束手無策。船匠甚至重金聘請過牧師,對大個子用過神術。”

    “我們必須考慮這一個隱患。如果船只建設大半,大個子忽然發瘋,那造成的損失不堪設想。”

    深夜里的針金保持著沉默。

    快要到住處,兩人面臨著分別。

    “對了,大人,之前……你要和我說什么?”紫蒂問。

    針金頓住腳步,然后緩緩轉身,他的嘴角咧開,露出一絲微笑,然后開口。

    “沒什么。”

    ps:更新稍遲,但還是覺得5000字大章更有節奏一點,能寫出一個完整的情節來。

    另外修改了56-141節的錯別字,當中有多處語言表達不夠流暢清晰的地方,也根據讀者朋友們的意見,做出了調整。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全民娱乐捕鱼下载 湖北快三一定预测号必出 湖北11选5分布图一定牛 江苏快3形态走势图走势 湖北11选5一定牛 海南体彩飞鱼号码统计 黑龙江三十六选期开奖结果 明天股票走势 11选5每天赚200元不难 贵州11选5技巧 体彩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 pk10五码二期必中技巧 1分快3稳赚规律 11选5投注平台辽宁玩法 四川金7乐 广西快三是不是正规的 天天彩选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