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4章 醫生何求:一物克一物

作者:月下魂銷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人氣小說:絕命毒尸奧特曼戰記侯府商女極品小農場我是都市醫劍仙小農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說網 www.jedgnq.icu,最快更新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最新章節!

    第1334章 醫生何求:一物克一物

    何以寧輕嘆一聲,沒有說話。

    炎淼知道,何以寧什么地方都強,可一遇到厲云澤,就認慫。

    世間萬物,一物克一物。

    “炎醫生,厲少讓你過去找他一下……”有人喊了炎淼。

    炎淼正對著何以寧說讓厲云澤一個人先著急去,喜當爹可不是那么容易喜的。

    這會兒被人一喊,炎淼暗暗咧嘴了下,對著電話那邊兒的何以寧就說道:“完了,找我麻煩的來了。”

    何以寧原本還挺愁的,聽炎淼這樣一說,突然‘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

    炎淼不滿的罵了句后,掛了電話,去了厲云澤辦公室。

    炎淼雖然私下說厲云澤說的開心,可在醫院面對他的時候,她還是沒有膽子的……

    行,她也認慫!

    ‘咚咚!’

    “進來……”

    炎淼推門走了進去,里面竟然神經科主任醫生也在,她暗暗咧嘴的先默默站在一旁。

    “從下周開始,我會投入林老的手術準備,至于之前排期的手術,你盯著跟進。”厲云澤交代。

    “我明白的。”

    厲云澤看了炎淼一眼,表情不變的繼續吩咐了一些事情后,才示意主任先離開。

    主任走的時候,看了炎淼一眼,可也只是一眼后,就離開了。

    “厲少……”炎淼暗暗吞咽了下。

    “坐。”

    炎淼扯了扯嘴角,“那個……不用了。”

    厲云澤輕睨了她一眼起身,“私人談話,不涉及工作。”

    炎淼心里叫苦,就是私人談話,我才緊張好么?!

    厲云澤煮了兩杯咖啡,一杯放到炎淼面前后,他隨之坐下,“說吧,我不相信你不知道。”

    “說,說什么?”炎淼裝傻,“我……知道什么?”

    厲云澤嘴角噙了抹冷笑,也不說話,就靜靜的看著炎淼,喝著咖啡,那樣子好整以暇的很。

    炎淼暗暗咬牙了下,很想繼續裝,但在厲云澤那看上去很隨意,實則用眼神凌遲你的視線下,她一副赴死的心態說道:“如果厲少是指一一,那我是知道,不過我也沒有什么好說的。”

    厲云澤沒有說話,依舊看著炎淼。

    炎淼心里腹誹了厲云澤幾百遍,又暗暗罵了自己。

    干什么當初一門心思的想要留在華康,她又沒有想要成為厲云澤這樣大咖的心愿,隨便一個三甲不行嗎?!

    好了,現在讓自己身陷囫圇。

    正了正心思,炎淼想著反正這一劫也逃不過去了,索性把自己想要說的,全都說了好了。

    大不了厲云澤公報私仇,以后給她穿小鞋……

    “厲云澤,可是你讓我說的。”炎淼正了下架勢,“好啊,既然你想要找虐,我呢,也不攔著你。”

    厲云澤微微蹙眉了下,看著炎淼嘴唇翕動了下,欲言又止。

    “厲云澤,其實有今天,你為什么不問問你自己?”炎淼開口說道,“以寧愛了你多久,做了多少丟臉或者沒有下限的事情,我想,你比誰都清楚。”

    炎淼冷哼了聲,“初中以前,我和子涵都不知道,后來可是看在眼里的。以寧真的是用了一個青春來愛你,可你呢?”

    “你沒有,你不但沒有一丁點兒的愛,甚至討厭,避之不及……就算是避不開,也是冷眼相待。”

    “是人,都是有情緒的,你真以為以寧的心是鐵打的,不會受到一點兒傷害?”

    厲云澤眸子深處,有著微微的情緒變化……

    “她難過你看不到,因為她把快樂都留給了你。”炎淼冷嗤了下,一臉的嘲諷,“她不開心的時候,一個人躲著哭,哭完了,繼續去用整個人生來不留余力的愛你。”

    “是,愛情是兩個人的事情,不能因為以寧愛你,你就非要愛她,這沒有道理……”

    “可人心真的那么冰冷嗎?冷到給她一點兒溫暖都不行!”

    “如果不愛,給了豈不是更加推她入絕境?”厲云澤開口。

    現在愛,以前不愛,這個是兩種經歷。

    不愛卻給人希望,那難道不也是錯誤的?!

    炎淼微微皺眉了洗啊,無從反駁。

    因為厲云澤這話說的也在理,如果不愛還給追的女人希望,那也是渣男。

    “我承認,你的做法沒有不對……”炎淼是個冷靜的人,“可厲云澤,以寧對你的愛,那是執念下的瘋狂,刻入骨髓而不能拔除的。”

    厲云澤對于這點,不反駁。

    “最后你和曲薇薇之間的事情,雖然也是你們兩個的事情,以寧做的是有點兒過了,可也不是不能理解,不是?!”炎淼挑眉,“但是呢,一個愛情受傷,明明知道結果是愛而不得,還飛蛾撲火的以寧,就算遍體鱗傷了,還是割舍不掉你。”

    厲云澤端起咖啡,淺啜了口。

    以前的記憶,歷歷在目。

    何以寧過去做了多少事情是他厭煩的,討厭的,可是,卻也是記憶深刻的。

    如今回想起來,他的青春仿佛沒有記住什么女人,也就一個何以寧……

    習慣有時候真的是可怕的事情,不管好的,還是不好的。

    他都會潛伏在你的記憶里,讓你在回憶的時候才會恍然,錯過了多少……

    “后來,何家倒了。”炎淼的聲音有些凝重,“以寧成了孤兒,她沒有了家,沒有了肆無忌憚的后盾,只能什么都要去靠自己。”

    炎淼說到這里,眼睛都紅了,“可是,一個豪門千金會什么呢?她除了在父母的愛下有著百折不撓的性格,什么都沒有了……”

    厲云澤的心情也沉郁了下去,垂眸,緩緩放下咖啡杯。

    有些事情他真的沒有在意,自然做過后,也就沒有去認真記住過。

    何家剛剛倒的那段時間,他有讓爸爸去處理一些事情,只是,他誰也沒有說過……

    那時候,他想……不管如何,總是有一起長大的情誼,不是嗎?!

    “她努力考進洛大,雖然洛城并不是洛大一個名門學府可以學醫,還有醫科大不是嗎?”炎淼微微紅著眼睛,“可醫科大那些大學,沒有一個叫做厲云澤的人……”

    炎淼偏頭笑了笑,再次看向厲云澤的時候,冷冷說道:“然后呢……她的大學生活,一點兒都不快樂,不是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全民娱乐捕鱼下载 今天晚3d试机号 北方导航是权重股票吗 天天红包赛的钱在哪里 上证指数行情走势图k线 快乐双彩全部开奖结果 北京快中彩走势图 股票开户要不要钱 快三贵州走势图 「百家乐」赢钱诀窍 急速赛车10游戏下栽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新结果 怎么买福建快3 股票推荐 新浪 管家婆期期免弗费资料精选 网上炒股 陕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