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5章 醫生何求:還能查出來嗎?

作者:月下魂銷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人氣小說:絕命毒尸奧特曼戰記侯府商女極品小農場我是都市醫劍仙小農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說網 www.jedgnq.icu,最快更新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最新章節!

    第1335章 醫生何求:還能查出來嗎?

    厲云澤回想著在洛大的時候,何以寧和炎淼入學的時候,他大四。

    有陣子助教的時候,也帶過何以寧他們班,那個時候,他怎么都想不通,她為什么會選醫學系……

    雖然,他仿佛也不知道,何以寧適合學什么?

    不開心嗎?

    是啊,那時候因為曲薇薇的關系,何以寧是很不開心!

    “厲云澤,這樣的一個你,讓沒有了任何可以肆虐的放飛自我的以寧,如何在知道自己有孩子后,告訴你?”炎淼問道,“告訴你,自取其辱嗎?”

    炎淼有些凄涼,心里因為提何以寧難受,鼻子酸澀的蟄痛了下,才冷嘲的說道:“厲云澤,你感受不到一個從天之驕女變成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的人的心情和心態。”

    厲云澤沉默著,心里亦是不好過。

    以前的何以寧,就算那么愛他,都學不會做飯。

    可是,現在她會……

    也許,做的不如他美味,可她需要學會做飯。

    因為她要生活,還要養活一一。

    “如果可以,”炎淼有些負氣,甚至心里噙著就是要氣厲云澤的心思說道,“我真希望以寧不要選你,選靳少司也許才是對她最好的。”

    “可一一是我女兒,”厲云澤緩緩說道,“而何以寧心里的人,是我!”

    炎淼又是一下嘲笑,“所以,你就可以踐踏她踐踏的肆無忌憚。”

    “……”厲云澤微微蹙眉。

    他不認為自己以前有什么錯,不愛就要清清楚楚,愛了,就要明明白白。

    他不喜歡玩曖昧,否則,以他的身份,身邊的女人豈不是多的去了?!

    厲云澤忍下心里不舒服的情緒,沒有反駁炎淼。

    畢竟,確實是因為他的原因,讓何以寧對他沒有任何的信心,也才會有了一一后,他完全不知情……

    就連北辰知道了,也沒有明說,不是嗎?

    如果不是以前他對何以寧的態度,北辰又怎么會沒有明說,而是明示暗示著他什么?

    “厲云澤,我很想知道一件事,你能明明白白的告訴我嗎?”炎淼一股腦的說完后突然問道。

    厲云澤看向炎淼,沒有開口,只是示意她說。

    “你現在和以寧試試,是僅僅是試試,還是真的想要和她在一起?”炎淼問的認真,“不管你的回答是什么,我都沒有權利干涉你們之間的事情,可如果你僅僅是試試,我希望你看在以寧為了你,這么多年來都不放過自己下,放過她!”

    炎淼這樣問,可卻沒有指望厲云澤回答。

    她深深的凝視了眼厲云澤后,起身,“厲少,我先去忙了。”

    話落,炎淼沒有任何的停留,轉身就往外走去……

    就在炎淼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厲云澤的聲音輕緩的,卻很認真的傳來。

    “說試試,多少我有面子上的原因。”厲云澤開口,“炎淼,我對她許是習慣了,許是因為習慣,這么多年沒有了,就不習慣了……”

    炎淼回頭看向厲云澤,就聽他繼續說道:“可是,我很清楚,要和不要之間的區別,我也不是個喜歡和女人玩曖昧的男人!”

    這點,炎淼還是認同的。

    畢竟在一個醫院,基本又和厲云澤接觸很多,他的緋聞還沒有顧北辰多呢!

    “再遇的時候,我才發現這些年她不在身邊糾纏,其實是不習慣的……”厲云澤繼續說道,“然后發現我不喜歡她身邊有其他男人,甚至,我想要在她身邊。”

    頓了下,厲云澤微微蹙眉,感覺自己有點兒表達能力出問題了。

    “我這樣說……你明白嗎?!”

    炎淼笑了,笑的很肆無忌憚,“明白。”她點點頭,“就是,當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有占有欲的時候,心里說明是在乎的。”

    厲云澤的臉色有點兒窘。

    “聽到你這樣說,我有點兒放心了……”炎淼朝著厲云澤友善的笑了下,轉身,拉開辦公室的門離開了。

    以寧,厲云澤這次是對你真的上心了。

    雖然,我沒有過愛情,可我能看得出,他心里有你。

    一個人的眼睛再沉靜和能掩飾,也無法在說愛的時候,波瀾不驚。

    ……

    靳少司一邊批著公文,一邊交代:“晚上的飯局推到明天,另外,周末的時間空出來。”

    蘇若敏微微皺眉了下,“晚上是和洛城……”

    話沒有說完,就在靳少司抬眸看了蘇若敏一眼的時候,她將后面的話給吞咽了回去。

    “好的,我會安排。”蘇若敏內心輕輕一嘆。

    不用想,一定是和何以寧有關。

    Boss只有在遇到何以寧的事情上,會表現的沒有原則,也會不顧工作……

    靳少司將簽好的文件遞給蘇若敏后起身,“我去下葡萄園。”

    “好的。”

    靳少司帶著陸凡去了葡萄園,最近會有第一批的葡萄發酵后進入釀酒的過程,也將會在發布會的時候,正式將如今的酒莊和葡萄園以過去的姿態打出去。

    譚中瑯正在忙,見靳少司過來,問他要不要試試。

    “不了,很多年不弄,手生了。”靳少司沒有動手,只是看著譚中瑯忙碌。

    等譚中瑯忙完手里后,二人才出了用來發酵葡萄的地窖,漫步在葡萄園里,談了些關于后續的問題。

    “對了,”譚中瑯想起昨天的事情,“以寧沒事吧?”

    靳少司微微蹙眉了下,昨晚送了以寧回去后,明顯看她臉色不對。

    后來給她發了信息,也沒有回復,他思忖著讓她一個人靜靜也好……

    “她從小就很堅強,如今過去這么多年,我想……她應該不會太過為難自己。”靳少司這樣說著,可心里卻不是這樣想。

    畢竟事關父母的命,還有何家的整個命運,以寧真的會不為難自己嗎?

    “當年的事情其實也只是猜測,未必是……”譚中瑯沉嘆了聲,“只不過,那次車禍后,何家內部問題就出來了,也就……”

    “事情過去這么多年,還有機會查出來嗎?”靳少司突然問道。

    譚中瑯停了腳步,神色有些異常的看向靳少司,“你要查什么?老爺和夫人的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全民娱乐捕鱼下载 福彩3d预测号 浙江6+1开奖结果20036期 长安汽车股票 正规大发快三 体彩内蒙古十一选五第200五0207 福建体彩11选五什么玩 最好股票推荐网 江西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股票行情查询一览 群英会任六胆拖中奖规则 股票涨跌关系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玩法 381818自小姐中特+开奖一 五粮液股票代码 甘肃快3开奖记录 江西多乐彩任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