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9章 只剩下三人

作者:月下魂銷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人氣小說:絕命毒尸奧特曼戰記侯府商女極品小農場我是都市醫劍仙小農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說網 www.jedgnq.icu,最快更新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最新章節!

    封景遇是先到的,人還沒有進,就看到出了電梯的石墨晨,索性在門口等了他,二人一同進來。

    因為賭局的特殊性,能進入的人,身上必然是有賭局發起人感興趣的東西。

    自然,進入到這個包廂里的人,也絕對沒有一個是普通人。

    首先,等下賭桌上的賭資,就已經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的。

    石墨晨目不斜視,一臉淡漠地在侍者的引領下,和封景遇分別在那兩個空位上坐下。

    賭桌上的人,也除了他們兩個對其他人沒有任何興趣的打量,所有人視線都一直跟隨著他們落座。

    唐笙因為中午到酒店時,就已經和石墨晨打過一次照面,這會兒也沒有過多的再研究,遂看向了封景遇。

    在座的每一個人,有可能都是能阻止她贏的人,她不想從開始就輕敵。

    這個男人看上去年紀要大一些,但應該也還不到三十,身上有著股邪魅的氣息,在他那雙勾人的眼睛下,這股氣息更甚。

    “賭局開始!”

    有聲音傳來,就見帶著白手套的荷官走了過來。

    這場賭局玩的是梭哈,每個人都有個最高金額的限定,誰輸完了,誰先走人。

    荷官拆了新的撲克牌,手法熟練的抽出大小鬼后,正反面呈現扇形,讓大家檢查牌沒有問題后,洗牌、切牌后,放入了發牌器。

    參與賭局的一共十三位,不過半個小時,已經淘汰了六人。

    隨著淘汰,自然,留下來的人,有個別的資金累計已經超過了最高限額。

    隨著時間,又一個小時后,賭桌在相繼淘汰后,就剩下了四人。

    石墨晨、封景遇、唐笙,還有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

    “這把完了,怕是就剩三個人了……哦,也有可能同時走兩個!”封景遇的笑停留在嘴角的幽幽開口,視線不經意的劃過唐笙,明顯眼底有幾分興趣。

    不管是妝容還是穿著,大氣中透著沉穩,明明年紀不大,可身上那股子大家風范一點兒都不輸氣度。

    最主要的是,長得好看的女人,總是比較讓人忽略她們的能力。

    而她,也確實影響了好幾位剛剛離開賭桌的人!

    石墨晨嘴角劃過淡淡笑意,毫無溫度。

    唐笙輕呡了下嘴角,彰顯了一絲緊張。

    這局明著的牌面大家都有各自的優勢,可是,她和那位大叔的資金,最少有一個人在這局見底,有可能他們兩個都會走人。

    還沒到最后,就要失去機會了嗎?

    唐笙視線劃過四人的牌面,視線所及,就見那個大叔額頭不停的冒汗,拿手絹已經擦拭了好幾次了。

    “發牌吧!”封景遇邪魅的笑笑,示意荷官。

    荷官將第五張牌依次發給四個人。

    四人翻開后,竟然有三個牌面是桃花順,一個直接是四條。

    “呦!”封景遇笑了下,聲音輕松中還透著幾分自我揶揄的挑了挑眉說道,“我拿四條,你們牌面卻全都是同花順,對我不利啊?!”

    他這樣說著,可姿態卻一點兒緊張都沒有,只是看向一旁的石墨晨,“我說,你覺得誰會淘汰?”

    “你!”石墨晨想也不想,聲音淡淡。

    “就算你們三個都是同花順壓了我,我現有籌碼也不見底,怎么淘汰?”封景遇有些被弄的哭笑不得。

    “太吵!”石墨晨眼底劃過嫌棄。

    被嫌棄的封景遇微微愣了下,心知石墨晨說他會被淘汰,完全是煩他。

    封景遇索性忽略石墨晨的嫌棄,看向唐笙,“這位小姐,你覺得會是誰被淘汰?”

    “預測有用嗎?”唐笙淺淺含笑反問,聲音透著淡漠。

    石墨晨視線劃過唐笙,對于她這樣的回答,有著一絲意外,也有一些欣賞。

    畢竟,她緊張是真的,可明顯沉著的氣息也不是裝出來的。

    其實,一進門的時候,他就看到她了。

    只是沒想到,中午在酒店電梯那里遇到的女孩子,是來參加賭局的。

    封景遇微微挑眉,“確實,預測沒用!”話落,他對唐笙的印象,不由得好了幾分。

    年紀不大,從開局以來,不管是大膽的沖殺,還是保守的扣牌,她都玩的很章法。

    尤其是那股氣勢,還真是贏了賭桌上不少年紀大很多的人。

    相較于他們三人,那位大叔手微微顫顫的再次看向還扣著的第一張底牌,當確認了底牌確實和記憶里一樣的時候,開始失魂落魄。

    不需要開底牌,石墨晨三人,已然從他的神情上得知,他必然不是桃花順。

    賭局,還剩下最后三人。

    這局唐笙贏了,將已經見空的籌碼贏回了不少。

    可是,也許下一局后,她又會籌碼見空。

    新牌新局面,三人面前已然發到了第四張明牌。

    此刻的牌面一張底牌扣著,明牌三張,好笑的是三家都是對。

    封景遇對Q,唐笙對7,石墨晨對9。

    此刻三家從明牌三張來看,都可以拼四條、葫蘆、雙對……如果都是單對,顯然封景遇已經拿到了最大的贏面。

    “對Q說話!”荷官微微抬手示意封景遇。

    “嘖嘖。”

    封景遇沒有當即叫價,只是感嘆的搖搖頭,看著唐笙面前上一把贏到的籌碼,笑著緩緩靠在座椅上,手指更是有意無意的輕輕敲打著絨布桌面。

    “今天場子差不多耗時也快兩個小時了,不知道我們三個,最后誰能笑到最后。”

    “總歸有一個人是無法當即知道的。”唐笙不冷不熱的說道。

    封景遇笑意加深,“那這個人會不會是你?”

    無法參與到最后的人,自然無法當即知道。

    封景遇這樣說,擺明了他認為三人里最先淘汰的會是唐笙。

    唐笙嘴角輕勾了下,透著冷漠地反問:“那會不會是你?”

    “那要看你希不希望了……”封景遇眸光變得深邃起來,就在唐笙微微皺眉的時候,他已然偏頭看向一旁始終神情淡淡的石墨晨。

    從知道接管XK的人是石墨晨開始,他仿佛從來沒有見過這人有過多的情緒變化。

    XK那地方培養出來的人都是魔鬼嗎?

    這么小,就這么會控制情緒?!

    不科學啊!封景遇暗自感嘆一聲,隨意的半開玩笑對石墨晨說道:“要不,你退出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全民娱乐捕鱼下载 体彩环岛赛可以搞鬼吗 浙江体彩20选5开 互联网理财平台有哪些,求排名 股票新手怎么玩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下载 广西11选5开奖走势图 时时彩奖金9.98的平台 幸运飞艇冠亚小1.86倍率平台 福建快3和值尾遗漏值尾走势图 极速十一选五是谁开的 展鹏配资 云南11选5前1预测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上海11选5遗漏数据一定牛 2019股票配资平台网址 湖北福彩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