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3章 分析

作者:月下魂銷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人氣小說:絕命毒尸奧特曼戰記侯府商女極品小農場我是都市醫劍仙小農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說網 www.jedgnq.icu,最快更新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最新章節!

    過了凌晨的夜,縱然是磻城,許多地方也已經陷入了沉寂。

    醫院內,更是安靜中,卻也因為特定的屬性,透著一股凝重的氣息。

    唐笙安靜的睡在病床上,呼吸平穩,卻偶爾透著一點粗重。

    但也只是一會兒后,就恢復平靜。

    一看,就是睡得不是很踏實。

    石墨晨站在病床邊,目光微垂的看著已然被擦拭干凈,透著青春洋溢,卻又帶著些許憂愁的漂亮臉龐,淡漠俊雅的臉上,有著一絲深思下的情緒。

    病房里的燈是關著的,因為窗簾沒有拉,外面的夜燈隱約有光線投射進來……

    石墨晨就這樣看著唐笙許久,久到,他最后覺得自己有點兒可笑,才收回視線,轉身去了小沙發處。

    打開筆記本,拿過手機連接電腦,打開專用的軟件。

    那條陌生的短信在解析了一番后,并沒有痕跡能讓他看到什么?

    他的電話,這個人怎么會有?!

    石墨晨黑瞳微深了下,偏頭,看向一旁XK底下人送過來的,唐笙的手包。

    打開,拿出手機。

    因為摔落,上面鋼化膜有一道裂縫從上蜿蜒而下,卻也不影響操作。

    石墨晨指腹輕輕劃過唐笙的手機,抬眸,看向病床上,又因為睡得不安穩,而擰了眉心的唐笙……過了好一會兒,收回視線,輕嘆一聲,將她的手機又重新放回了手包里。

    緩緩靠在沙發上,石墨晨視線落在電腦屏幕上。

    幽藍的光線籠罩了周遭,在只有些許外面透進來光線的房間里,顯得有些詭譎。

    如果唐笙對電腦很熟悉,對各個軟件也熟悉,就算在沒有網絡和信號的情況下,發出一個求救信號并不會有什么不能理解的。

    只是,如果是她直接給他發的,就不會是那樣的留言……

    也就是說,唐笙當時求救的,不是他!

    想到唐笙第一個求救的不是他,石墨晨微微皺眉了下,心里有著一絲不快。

    可這也更加給他心中的疑惑,加了一點兒籌碼。

    唐笙不和他求救,自然,那樣的情況下,她依舊不愿意暴露身份……哪怕,在她心里,他應該也不會察覺到什么。

    可就算如此,她還是沒有和他求救,那么說明,她不僅僅害怕暴露身份,更加是潛意識的,任何情況下會隱藏自己。

    那她求救的是誰?

    歐陽淥嗎?

    如果是歐陽淥,看來,給他發信息的,自然也是他!

    不管是從唐笙那里得知他的號碼,還是用特殊方式從唐笙手機里調出來……對歐陽淥來說,都不是難事。

    石墨晨眸光微瞇了下,眼底有著精銳的光芒閃爍著。

    好看的唇角,微微揚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石墨晨看著唐笙的視線,也漸漸變得深諳起來。

    她不知道他的身份,自然,對他的防范也只是普通意識下的……可他,就好似黑暗中的那雙眼睛,自然看到的也就更多。

    第二天,原本昨天還晴朗的天氣,到了后半夜的時候,突然陰沉下來,一大早的,細雨落下。

    唐笙只覺得腦袋里仿佛有個球在來回滾動,漲的她整個人昏昏沉沉的。

    “唔”的一聲悶聲傳來,只見唐笙眉心更是緊皺到一起,樣子十分的痛苦。

    她擰著眉,緩緩睜開眼睛,視線先是一片霧蒙蒙的。

    她閉上眼睛,緩沖了一下,再睜開,入眼的,是白色的屋頂。

    左右看看,唐笙又閉了眼睛。

    她在醫院……

    昨天在洗手間,她給歐陽發的求救信號看來發出去了。

    正想著,病房的門被推開,腳步透著一點兒嘈雜。

    唐笙睜開眼睛,見是醫護人員,下意識的左右又看看,并沒有看到歐陽淥。

    正疑惑呢,唐笙就看到了緊隨其后,神情淡然的石墨晨,一同走了進來。

    他?!

    “怎么是你?”唐笙腦子當機的問道。

    石墨晨瞬間蹙了下眉,“不是我,你以為是誰?”

    “我以為是……”唐笙猛然住嘴。

    昨晚她求救信號沒有發出去?

    這樣思忖著,唐笙又看看石墨晨,不知道為什么,她怎么感覺,這人剛剛進來的時候神情還是漠然的,這會兒好像有些陰氣沉沉的?!

    唐笙擰了擰眉,腦袋里那種沉重眩暈感又襲來,讓她也沒有精力繼續思考下去。

    醫生一邊檢查著,一邊詢問著唐笙還有哪里不舒服。

    隨即,護士又抽了好幾管血,打算拿去化驗一下。

    “我昨晚……”醫護人員都退出去后,唐笙才遲疑的問道。

    看著唐笙小心翼翼確定的樣子,石墨晨眸光微深了下,表情未變的淡淡開口:“收到了陌生人信息,說你有危險。”

    “啊?!”唐笙咦了下,心下卻知道估計是歐陽淥。

    “我挺好奇,這個人是誰?”石墨晨仿佛不經意的說道。

    “我,我怎么知道?”唐笙在石墨晨注視下,心神有些慌亂,努力穩住的說道,“我還想知道,為什么陪你參加一個酒會,我會被人害呢!”

    “因為我?”石墨晨輕勾唇角,卻感覺不出笑意。

    “難道還是我惹的嗎?”唐笙也不管要害她的人到底是針對她還是石墨晨,為了掩飾歐陽淥的求救信息,只能胡攪蠻纏,“你不要忘記了,我會過去,是因為你。”

    “嗯。”石墨晨淡淡應了聲。

    唐笙卻又糾結上了。

    這個“嗯”是什么意思?

    認同她說的?

    可怎么感覺,他神情和語氣里,有點兒不對勁兒?!

    唐笙暗暗吞咽了下,也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完全是心里有鬼。

    只不過,昨晚要害她的人,到底是誰?

    正想著,喬雨已然買了早餐送了進來。

    “以前遇到過類似的情況嗎?”石墨晨問著的同時,遞了粥給唐笙。

    “偶爾也有。”唐笙說完,人怔愣在那里,就連要接粥的手,都忘記了動作。

    唐笙,你是不是傻啊?!

    剛剛還賴著說昨晚的事情肯定是因為石墨晨,這才轉個頭的功夫,你就說你偶爾會遇到這樣的情況,那不是說明昨晚也有可能是因為她自身?

    石墨晨倒是沒有管唐笙此刻心情,昨晚是誰雖然沒有繼續查,可也大致能猜到。

    只不過……

    思忖著,石墨晨看著唐笙的目光深處,透著一抹心疼。“一個人,很辛苦吧?”石墨晨問道。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全民娱乐捕鱼下载 广西快乐十分公布开奖 大学生2000元能炒股吗 甘肃11选五5中奖规则 甘肃快3开奖果9月11号 安徽11选5任五冷号 乐视股票 排列三计划软件 magnet 股票如何短线 七星彩头尾 宁夏十一选五电子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投注软件 江西今天多乐彩走势图 乐彩3d论坛 股票配资6 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盈易点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