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0 要不今晚別走了

作者:喜小悅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人氣小說:奧特曼戰記絕命毒尸極品小農場侯府商女我是都市醫劍仙小農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說網 www.jedgnq.icu,最快更新閃婚專寵:總裁愛妻太霸道最新章節!

    “就是這里了。”喬桑榆指了指門口,解開安全帶和他道謝,想要拉開車門下車,卻發現車門還是鎖著。她疑惑地轉向祁漠,而他還在操控著方向盤:“你等等,我找個停車位。”

    他找停車位做什么?

    “你不用停車了啊。”喬桑榆疑惑,“把我放在這里就行了。”

    “我一起上去。”他淡然開口,平淡的語氣卻讓喬桑榆不由一驚。

    許是察覺了她的僵硬,祁漠停頓了一下,故意補充:“去拿你欠我的六塊錢。”

    “什么?”喬桑榆詫異地一頓。

    專程上樓拿6塊錢嗎?

    喬桑榆不理解。

    這個小區的停車費都不止六塊……

    “你……”她下了車以后猶豫地站住,回頭看向他,欲言又止地求證,“你還要啊?”

    祁漠面色戲謔地挑了挑眉,單肘撐著車身,慢條斯理地順著她的話往下問:“你不打算還了?”

    “不是。”她反射性地否決,看來祁漠是真沒明白她的意思。她看到祁漠眼中閃爍的笑意,雖不知道他的邏輯和目的是什么,卻已懶得繼續追問,索性背過身往里走,“那你跟我來吧。”

    還他六塊錢,讓他一會兒自己付十塊錢停車費。

    ***

    “叮咚!”

    電梯來得很快,祁漠的一只手按住了門框,紳士地讓她先上。

    “謝謝。”喬桑榆道了謝上電梯,想要去按樓層,可祁漠隨后一步上來,正好擋住了她的視線。她沒辦法觸碰到開關,只能朝祁漠知會一聲示意,“我們家住26樓。”

    說話的同時,他已抬手,熟悉又精準地按下“26”的框框。

    喬桑榆微微怔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

    剛剛,她似乎覺得——祁漠的動作是不是太快了一?如果她沒有喊出“26”,祁漠怎么好像也打算按那一層……

    “住得習慣嗎?”祁漠在旁邊問,有意無意地把她的思維扯了回來,“房子大不大?”

    問的模樣,倒像是一無所知。

    喬桑榆呼出口氣,不由地放下心來。看來,真是她的錯覺。

    “還好,不大卻很溫馨。”喬桑榆微微一笑,如實回答,對待祁漠的態度始終有些疏離,又有些隱忍,“東西沒有你家那么齊全,但是我一個人住,供生活的話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了……”

    “叮咚!”

    電梯到達26樓,電梯門打開,清脆的鈴音打斷了喬桑榆想說的話。

    她拿出鑰匙率先走出電梯,指了指某個方向指引:“走吧,我家在這邊。”

    而跟在身后的祁漠——

    他勾了勾唇角,緩步跟上了她

    既然都邀他進了家門,總不至于讓他拿了六塊錢就走。

    基本的待客之道,喬桑榆還是有的。

    “要喝什么?”帶他進了屋子,喬桑榆主動往廚房走,“我給你去拿。”

    “不用。”祁漠卻叫住她,大步追上,手掌按住她的肩膀順勢往后一拉,“我自己來就好。我的六塊錢呢?”

    他還真心心念念著六塊錢啊?

    喬桑榆無語,只能轉身回房間拿現金,走了幾步不忘回頭告訴祁漠:“冰箱在……”

    話說到一半,她自己先停住。

    因為她看到祁漠,已經走向廚房,而且往左邊的方向拐去,這樣子,完全……熟門熟路。他甚至連個左右尋找的動作都不曾有過。

    喬桑榆眉頭一蹙,終于忍不住問出來:“你怎么知道我家冰箱在哪里?”

    他的聲音隔著廚房的拉門,清清地傳出來:“就這么大地方,還會找不到?”

    喬桑榆一愣。

    然后,她環視了一圈整個套間,總共也不足一百平的面積……祁漠說的,也對。

    而廚房內。

    某人打開冰箱,唇角輕不可見地揚了揚,視線最終停留在冰箱內那琳瑯滿目的零食上:還沒有到吃零食的時間,他偷偷放在這里的東西,怎么能讓她發現?

    ***

    “這是六塊錢。”她挖了六個硬幣給他,同時好心地把停車卡也給他,“你一會兒回去的時候可以直接刷卡。”這樣比較方便。

    “這個?”祁漠似笑非笑,拿了卡過來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又放回茶幾,“我用不著。”

    他的計劃里,沒有“今晚回去”這一項。

    而喬桑榆的心中卻是一沉,面上不自然地笑笑,立馬把卡又收了回去。

    是她又表現得太明顯了嗎?

    對,是她太殷勤了!

    借了卡給他,勢必是要他還的,這樣就等于在無形中約定了下次的見面。祁漠比她想得周全,所以他不會接,也不會用的……他委婉地提醒了她。她的這個表現……實在太不應該。

    她沉默地坐了一會兒,而祁漠已淡定地拿出手機在玩。

    眼看著氣氛就要冷場,喬桑榆抿了抿唇出聲,故作坦然地和他搭話:“你去了一趟德國?”

    “恩。”他淺應一聲,目光始終停留在手機屏幕上,手指快速地操縱著。像是在發信息,也像是在打游戲。

    他已經無聊到打游戲了?

    喬桑榆默默地低頭,看了眼茶幾上他為彼此拿的果汁:他是在熬時間撐過喝果汁的無聊時光吧?

    還是她不好!她進門就不該提“喝什么”這一茬。

    “德國好玩嗎?”她拿起自己的那杯果汁,狀似問得無意,卻在說話的同時,仰起頭來,一口喝掉了全部的果汁。她不想讓他熬時間,所以她這邊已經在加速,用動作示意——他喝完也能走了。

    祁漠這才抬頭看了她一眼。

    望著她喝得“生猛”的模樣,他的眉心輕不可見地蹙了蹙。

    “我不是去玩的。”然后,他開口,在說話的同時,坐直了身體,不動聲色地交換了兩人杯子的位置。

    反正他的那杯,他也沒喝過。

    喬桑榆沒聽到他的回答,注意力都在他的動作上了。看著倒滿果汁的杯子被他換過來,她糾結地咬了咬牙,終于還是拼了——拿起、仰頭、一飲而盡。這樣就能“成全”他早走了?

    但是她放下杯子,卻聽到祁漠似自言自語地嘟囔:“……這么渴?”

    她怔了一瞬,尷尬著笑了笑,主動起身:“我送你到門口吧。”

    她不想耽誤他的時間。

    可祁漠只是一靜,不動聲色地壓制下了心中的不快。她對他的“接受”,看來只能是幾分鐘啊……這才隔了幾分鐘?她就迫不及待地下了“逐客令”。看來,他還得慢慢努力才行……

    “好。”他跟著起身,表面上不動聲色,紳士地了頭,“那我先走了。”

    最后看了眼手機,他微微一笑,把手機塞回口袋里。

    ***

    喬桑榆主動幫他開了門。

    可卻在祁漠想要走出去的時候,她猛然聽到可疑的動靜,倏地一驚。然后,她想也沒想地把祁漠拉回來,“碰”地一聲快速甩上門,還落了鎖……而門外,那些由遠及近的聲音快速在她門口停住,拍門聲、門鈴聲……頓時都響起

    “喬桑榆小姐,我們知道您在家!您開個門吧!我們是**娛樂周刊的記者,想問您幾個問題……”

    “喬小姐,網上爆料的消息是真的嗎?您有男朋友了嗎?”

    “聽說您和男朋友已經同居?是嗎?”

    “……”

    記者的聲音隱約從外面傳來,喬桑榆的眉頭皺得死緊,她在原地靜了一瞬,然后快速地走到窗邊,拉上了一切能看到外面的窗簾……雖然她這里是26樓,但還是拉上比較保險。

    而祁漠被她晾在一邊,她丟下一句:“別出聲,別出去。”便沒再理會。

    祁漠索性往沙發里一坐,樂享其成。

    要的就是她那句“別出去”。

    ***

    喬桑榆開始打電話——

    “網上有粉絲拍到了您和一個年輕男人吃飯,但是不高清,認不出來……”公司那邊的解釋是這樣的,而且大喊冤枉,“不是我們!真不是我們炒的!您的合約還沒有正式和我們簽,我們哪能這么炒?”

    “桑榆,我家外面也都是人!”跟王導打電話,王導的聲音也甚是苦惱,“大家都知道你客串了雙生2,所以都來問我……我哪知道啊?你要么躲著,要么索性開門出去,和他們說個清楚。”

    開門出去?

    喬桑榆望了眼坐在沙發上的祁漠,臉上只剩下糾結和懊惱:她開了門要怎么解釋?她屋子里就活生生地坐著個男人!到時候被媒體拍到,她更是說不清楚了……而且還會拉祁漠下水。

    “我……我不能開門!”喬桑榆心煩地丟出這么一句。

    王導也爽快,甚至都不過問真相:“那你躲著唄!媒體三分鐘的熱度,你躲到下個新聞爆出來,他們就會走了……最多也就兩三天的事。”反正娛樂圈三天兩頭出事,等著別人出事就好了。

    “可我……”

    “唉,桑榆,不跟你說了!我家后門沒人,我先溜了。”王導的聲音突然一喜,然后便掛斷了電話。

    導演藝人躲記者,這是常有的事。

    喬桑榆懊惱地握著手機,看向祁漠的方向,而正好他也轉過頭來,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角,然后揚起自己的屏幕,隱藏住惡人先告狀的興味,只是淡淡地問:“你的粉絲拍的?”

    這是實時熱門的頭條圖片。

    照片上正是她剛剛和祁漠步入餐廳吃飯,她是正臉,祁漠是側臉。雖然認出清楚,但是認識他們兩人的,一定一眼就能看出來……這個粉絲的照片一經曝出,立馬占據了頭條。

    畢竟喬桑榆前段時間才被污蔑過,大家都覺得心中有愧,所以比誰都希望她這次能“找到真愛,找到幸福”……

    喬桑榆的眉頭皺得很緊,覺得自己終究還是拉他下了水:“都是媒體亂猜的,你別放在心上。”

    看著網上那刺眼的“真愛”、“男朋友”之類的詞,喬桑榆心中一堵,脫口而出:“我不會把你當做男朋友的。”

    她的原意,是在保證:她肯定不會捆綁他炒作的。

    但是祁漠聽著,心中卻是一涼。

    我不會把你當男朋友的。她這么說。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敲門的動靜倒是停止了,但是那群記者蹲在門外,依舊沒有走的意思。喬桑榆心煩地在客廳內踱來踱去,特別是看到祁漠越來越不好看的冷臉時,心里越發著急……可是她沒有辦法啊!

    她沒辦法開門讓他出去的。

    她也沒想到他只是上來拿六塊錢,就被這么困著……

    他應該是生氣了。

    “對不起啊。”她坐到了祁漠對面,誠懇地和他道歉,放低了聲音和他商量,“要不……你能不能……今晚別走了?”

    祁漠沒來得及表態,喬桑榆已指了指房間,動身作勢去鋪床。

    “我把床讓給你,你可以睡我臥室。”她自己則抱了條被子出來,返回客廳,“你去休息吧,我睡這里。”

    他不是剛從德國回來嗎?

    一路勞頓,他早該累了。

    “我還不困。”他搖了搖頭,煞有介事地和她討論,“記者怎么知道你住這里?萬一他們三天兩頭過來怎么辦?”

    喬桑榆沒說話。

    她確實三天兩頭上頭條,她也沒辦法。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全民娱乐捕鱼下载 长春麻将微乐下载新版 信誉棋牌排行榜 加拿大卑诗快乐8开奖结果网 可儿国外赚钱培训失望 上海天天彩选4基本走势图 捕鱼王赢话费 网上棋牌游戏哪个好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两元网 20选5开奖号 下载东北麻将免费 股票市场指数有哪些 多乐彩票开奖查询 多江西彩开奖结果 微信赚钱捕鱼游戏平 电玩信誉棋牌 广西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