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6章 人王為奴!

作者:迷人小妖君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人氣小說:鬼帝狂妻:紈绔大小姐大明1617抗日之特戰兵王漢鄉偷香銀狐盛唐風華福晉有喜:爺,求不約

全本小說網 www.jedgnq.icu,最快更新終極至尊兵王最新章節!

    那么整個血族的力量豈不是要上天了?

    就如同生命一般,很多東西都只是相對的。

    血脈的力量賦予了他們隨著年齡增長,實力增長的能力。

    但是也限制了他們,純血血族的成長上限很高,可是那些被賦予了血族血脈的雜血,血脈不純的血族成員卻沒有多少成長空間。

    就如黑瞳,他獲得了長久的生命,但是也限制了他的成長。

    除非科尼耶公爵先一步踏入親王境界。

    不然的話,他恐怕只能徘徊在半步皇者的境地了。

    這有點像是契約綁定一般,仆從的力量不能超過主人。

    ……

    用生命作為代價召喚了泰坦真身的魁拔最終也沒能逃過煙消云散的下場。

    四個對蘇辰出手的人王級強者,最后隕落的只剩下了深淵的那名騎士。

    但是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認,他也已經不是蘇辰的對手了。

    如果是他面對魁拔召喚出來的泰坦真身,就算他命匣不毀,生命之火不曾熄滅。

    魁拔那一拳也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現在泰坦真身化作了虛無,整個戰場上唯一還站立著的只有蘇辰還有深淵的騎士。

    所有人目光都投射到了二者身上。

    深淵的那名騎士率先開口說話了。

    “我是一名巫妖,你是殺不死我的,今天我們已經付出了足夠大的代價,這件事就暫時揭過去吧。”

    深淵的騎士明顯氣場一弱,不愿意再和蘇辰繼續動手下去。

    但是……蘇辰卻沒有打算將這件事放下:“揭過去?你們覺得打不過我,這件事就能揭過去了嗎?”

    蘇辰從來不是一個吃虧的人,現在他挨了打,雖然魁拔已經煙消云散了。

    但是無論是陰陽人還是金蛇奶奶,幾乎都是死在魁拔手里,并非是他所殺。

    他內心有一股氣無處發泄,這件事又怎么可能會輕易揭過去。

    深淵騎士必然需要來承受來自于他的怒火!

    即便你是巫妖殺不死又如何?

    我只毀你這一副身軀便足矣了!

    所以蘇辰動手了。

    蘇辰現在的力量和高階人王相差無幾,因此真正動起手來還是相當恐怖的。

    但是這時候,深淵的騎士,臉上卻浮現了一抹不正常。

    他眼中竟然包含了‘惶恐’這一神情,這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巫妖身上的情緒啊。

    “守護!”

    蘇辰和騎士之間的戰斗看起來要更加激烈拳拳到肉。

    因為他們之間的力量看起來更加的勢均力敵,而魁拔所召喚出來的泰坦真身,強則強矣,但是卻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連人王境地的強者都能隨便搓揉,這簡直如同天方夜譚一般的事情,卻展露在了許多人面前。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是許多人剛剛意識到的一件事。

    原來人王強者并不是終點,在人王級強者之上,還存在著更加強大的存在!

    蘇辰沒有見好就收,這是讓深淵的騎士感到意外的。

    他完全沒有想到蘇辰竟然會還會對他出手!

    “他是瘋了嗎?”這時候騎士腦海中只有這一個想法,蘇辰一定是瘋了,不然他怎么敢繼續對他出手?

    他可是一名人王級的巫妖啊!

    如果他不能確定將自己殺死的話,難道他不知這回給自己招惹來多么大的麻煩嗎?

    因為騎士根本就不了解蘇辰的性格,不然的話,他就不會如此詫異了。

    不留隔夜仇,這就是蘇辰的性格。

    現在他有病不是沒有了一戰之力,那么他還需要忍讓什么?完全沒有這個必要好嗎?

    招惹他的人必須死!

    深淵騎士就算是巫妖,找不到他的命匣無法將他徹底殺死又怎么樣?

    他現在只想將深淵騎士徹底的留在這里,只要他現在身死!

    深淵騎士面對蘇辰近乎瘋狂的打擊,苦不堪言。

    蘇辰在他眼中幾近沒有任何弱點可言。

    一名圣境武者,只是一個圣境武者而已,卻已經有了能夠力抗皇者級強者一擊的實力。

    饒是他都不敢確定,自己在那一拳之下是否能夠幸免于難。

    蘇辰不僅承受下來了,甚至現在還有力氣和他叫板,并且打的他苦苦支撐。

    深淵騎士現在越打越虛弱,甚至有了想要跪地求饒的想法。

    他不是巫妖,不是不死的嗎?

    為什么面對蘇辰的時候他虛了?

    而問題就出在他是巫妖這件事上。

    巫妖的命匣如果藏在一個不為人所知的地方的話,那就算是這副身體被摧毀了,那對他來說,也不過是丟失了一具身體而已。

    或許重新凝練一副身體需要花費一番不小的功夫。

    但是于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難事。

    可問題就出在這上面!

    命匣!

    他之所以慫了,正是因為命匣的原因。

    騎士不相信別人,并不愿意將自己的命匣交付到其他人手中。

    所以……他的命匣是隨身攜帶的。

    如果他被殺死了,命匣一定會暴露出來!

    恐怕和魁拔一樣徹底的煙消云散也就在眼前了。

    他明白自己不是蘇辰的對手,所以他慫了。

    沒有必要為了意氣之爭,而將自己推向死亡,活了這么久,更是為了得到永生而放棄了自己人類的身份。

    對于深淵騎士來說,只要能夠活下去,仿佛沒有什么是不可以被放棄的。

    因此他向蘇辰屈服了。

    “饒命……”

    他對蘇辰表示,只要蘇辰能夠放過他,他愿意為奴為婢,成為蘇辰的麾下走狗。

    聽到深淵騎士的這句話,全場沸騰了。

    一個個的甚至恨不得以身替之!

    這可是一個人王級別的奴仆啊,只要他蘇辰點頭就能收獲一個人王級別的奴仆,這是一件多么值得夸耀的事情?

    連北龍王和西龍王都為之激動起來。

    人王這個境界,在他們踏入黑暗世界中,經過一番新的歷練之后才知曉的名頭。

    也是圣境武者之上,一個嶄新且強大的境界。

    他們出道到現在,從未見識過真正的人王級強者。

    但是今天副隊卻要收下一個人王強者作為奴仆?

    這讓他們這幫老兄兄弟怎么可能夠不激動?

    但是面對這么一個祈求為奴的人王強者,蘇辰卻不屑一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全民娱乐捕鱼下载 欢乐捕鱼大战内测版 浙江6+1技巧 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和值 二分彩官网 广东11选五任5开奖记录 35选7胆式投注计算器 熊猫麻将官方手机版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 股票退市了手里的股 新加坡生肖彩资料大全 广西棋牌麻将 薇乐贵阳捉鸡麻将下 河南今天11选5走势图 意甲多少轮比赛 下载微乐捉鸡麻将 黑龙江大乐透开奖结果